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二章〗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二章〗
176×164
第一个长篇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昨天考完高数写的,整个人都是糊的
情感线有所发展,感觉不会写很长的样子…
明明说好的长篇
悄咪咪带着巧咖tag

咖啡心情不错的听着葡式蛋挞描述两次“约会”,想起来前两天跟拿破仑蛋糕的聊天。
〖这人太不爱说话了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给拿破仑蛋糕介绍相亲纯粹是不想看好友就那么咸下去,总得找一些情感寄托啊,刚好店里有一个做着甜点却一点也不甜的甜点师,于是就介绍安排认识了一下。
只是认识一下而已,又不一定必须有什么发展,只是万一看对眼了呢。
然而咖啡万万没想到的是葡式蛋挞先看上拿破仑蛋糕。
但用提拉米苏的说法,葡式蛋挞的感情更单一一些,他先喜欢拿破仑蛋糕一点也不奇怪。
咖啡对这个说法持保留态度,但他认可葡式蛋挞先动心对这段感情促进性更大,同时也担心这段感情开始的太轻易。
“大哥,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你们一样的日久生情。”
提拉米苏无语的吐槽,接受到巧克力的眼神,不再提当年大学里的事情。

拿破仑蛋糕坐在餐桌前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答应咖啡陪他出去喝酒,明明想到这人突然约着出去酒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果然——
拿破仑蛋糕小口嘬着酒,手机放在吧台上,屏幕上显示正在拨打。
没有等太久,拿破仑蛋糕看着接通的提示,听到巧克力的声音,“喂?”
“来接一下你男朋友。”拿破仑蛋糕说着,把咖啡手里的酒杯拿开。
“咖啡怎么了?”
“没事,只是喝醉了。”拿破仑蛋糕回答,“就在路口那家酒馆。”
巧克力到时咖啡已经靠在拿破仑蛋糕身上睡着了,Omega信息素的味道让人心安,结果就是巧克力要抱起咖啡时候咖啡还不那么乐意。
“他怎么突然出来喝酒了?”巧克力扶着咖啡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坐在吧台前和拿破仑蛋糕聊天。
拿破仑蛋糕看着杯子里的液体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巧克力已经要开口放弃这个话题,才开口,“牛奶要结婚了。”
“…”巧克力一时语塞,只是空出来的那只手握着咖啡的手,没说话。
“不管怎么说都是初恋啊,也这么多年,就算是嫁妹妹也要难受很久啊。”拿破仑蛋糕说着,“别说他,我都有点难受。”
巧克力上手摸了摸咖啡的头,“我知道。”
巧克力说要送拿破仑蛋糕回家,拿破仑蛋糕拒绝,表示想一个人走走,巧克力也不再强求。
看了看手机时间,凌晨三点。
街上最冷清的时间,抬头看着街灯都有些晃眼,拿破仑蛋糕拉着自己的白色礼帽,不紧不慢的走着。
虽然没有咖啡那么明显,但他确实挺难受的。
他都忘记怎么认识的牛奶,不对,应该说是忘记咖啡怎么认识的牛奶,只是某一天咖啡跟他介绍,这人是他女朋友,牛奶,是个Omega。
然后才发现拿破仑蛋糕和牛奶竟然是同一个社团,拿破仑蛋糕与牛奶有几门重复的课程,于是两个人才相熟起来。
八卦着问过两个人怎么在一起,牛奶回答的要比咖啡清醒很多。
“遇到了觉得信息素很合适就在一起了。”牛奶回答的神情始终留在拿破仑蛋糕的印象里,那个时候他就仿佛隐约有了结论——咖啡和牛奶不会在一起太久。
可能同为Omega,拿破仑蛋糕和牛奶的友谊发展完全超乎咖啡想象,其实拿破仑蛋糕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和牛奶有那样深厚的友谊。
结果就是现在满满都是牛奶要远嫁的惆怅——倒不是一定再也见不到,只是可能性很大。再加上和咖啡出来,酒精刺激下格外伤感。
葡式蛋挞没料到这么晚了会见到拿破仑蛋糕,看到白色礼帽朝自己走来,下意识快走几步相遇。
拿破仑蛋糕抬头看到迎面来的身影有些熟悉,下意识往一旁让了一下,终于认出来来人。
“唔…嗨…”拿破仑蛋糕还是打了招呼,迎面遇到有些尴尬。
“嗯,晚上好。”葡式蛋挞回答。
“晚上好。”拿破仑蛋糕回应,沉默。
“…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葡式蛋挞先开口。
“正要回去。”拿破仑蛋糕回答,“你也是要回家吗?”
葡式蛋挞点点头,正想要说些什么,拿破仑蛋糕开口,“那改天约,晚安。”
说着就离开,葡式蛋挞转身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吧。”拿破仑蛋糕停下脚步侧过身子回答,“不是第一次自己回家,不需要因为是Omega就担心。”
葡式蛋挞抿唇,似乎不打算就此作罢。
“不知道咖啡有没有告诉你。”葡式蛋挞解释,“我想追你。”
“我知道。”拿破仑蛋糕点了点头,“不过不是咖啡告诉我的,是提拉米苏。”
“那我可以拥有一个表现机会吗?”葡式蛋挞觉得这一段对话已经用上他以前一个周甚至更多的耐心,但他还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还不打算放弃。
拿破仑蛋糕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拿走吧。”
葡式蛋挞被突然转换的话题有点懵,随机反应过来,跟上去。
至少这是个良好开端。
在凌晨三点的街道,葡式蛋挞听着拿破仑蛋糕缓慢给他讲一点的咖啡的故事,偶尔回应。
勾起的嘴角,仿佛连风都暖和起来。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