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曦孤〗只是想抱下你

情人节时候的脑洞
今天才想起来写完
短小
本来上午发 结果手机没电关机了…

。。。
科幻AU

隐隐有种开系列的欲望…

。。。

孤剑快步走着,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声音,长发微微飘起。半步以后跟着穿着同样制服的君子剑,小心翼翼。

虽然孤剑没有说,但他从与孤剑相处多年的经验来看,在孤剑收到曦月刀回来并且让他去开会的消息后就一直在压抑的怒气,具体表现在他紧抿住的嘴唇,这个表情一般出现就是曦月刀又做了什么,但只是一下下,曦月刀虽然够皮,但总是能很快顺毛,在孤剑出现这个表情后立刻讨好,哄得毫无压力。

孤剑突然停下了脚步,君子剑从回忆里回神,抬眼看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

孤剑拉开门走进会议室,会议室长桌最里面坐着失踪了有几天的曦月刀。

孤剑拉开椅子坐在曦月刀正对面,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个桌子。

曦月刀看着孤剑落座也没说什么,等着其他部门的人都到了,开始任务报告会议。

君子剑孤剑身后站着,时不时做下会议记录,孤剑安静的听完报告,虽然什么都没表现,但随着会议进行结束,君子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散会后孤剑合上记录用笔记本,周围的人都尽快离开,与君子剑交好的九曲青丝甚至拍了拍君子剑的肩膀,眼神里满是“多保重”之类的话。

大家都知道孤剑和曦月刀一定要为这件事大吵一架。

孤剑和曦月刀两个人的关系真的很好,整个管理所只有孤剑有办法治曦月刀,也只有曦月刀有办法劝住孤剑。

但这次曦月刀出任务,没有告诉孤剑。

确实这次任务有点难,不,也许不是有点。

作为先遣小队偷偷顺着通风管进入另一基地,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过于疯狂的举动。

所有人都离开了,孤剑看着曦月刀,隔着整个桌子。

“孤剑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曦月刀先开口,“你的眼睛那么漂亮,怎么能用这么凶狠的眼神呢?”

孤剑敛下眉眼,“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保密任务啊,怎么能随便说。”曦月刀笑了笑。

“只对我保密?”孤剑反问。

曦月刀没再说话,孤剑叹了口气,起身,“你刚回来也早点休息吧。”

说着离开会议室,曦月刀抬起头看着他的离开,直到君子剑的粉色头发也消失在拐角,才开口,“你说,要是他知道理由了,会不会想打死我。”

“我要是孤剑我就打死你。”淑女剑在心里默默吐槽,开口去安慰曦月刀,“他这不是还没知道嘛。”

曦月刀终究还是去敲孤剑的房门。

等了一会儿孤剑打开了门,长发整个散开,穿着浴袍。

曦月刀一时无话,孤剑没说话,转身进屋拿起吹风机,正要打开就被曦月刀拿走。

“我帮你吹吧。”曦月刀轻声说。

孤剑没有反驳,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任由曦月刀在自己头上捋好吹干。

“我不是一定要瞒你。”

“你只是有意要瞒我一次。”

曦月刀再次沉默,房间里只剩吹风机的声音。

“我觉得我们的感情有些问题。”曦月刀关上吹风机。

“嗯。”孤剑点点头,抬头看着曦月刀把吹风机收起来。

刚吹完的头发还带着吹风机的热气,放下来暖烘烘的。

“所以我只没告诉你我去哪里。”曦月刀坐在孤剑的床上。

孤剑再次点点头,“我知道,但我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联,他们没有必然的逻辑。”

曦月刀叹了口气,“简单的说,就是我觉得你不再喜欢我了。”

这么直白的话说出来曦月还是有些害羞,又沉默了一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孤剑也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想。”

“我能抱你一下吗?”曦月刀突然开口。

孤剑被问的一懵,但还是起身走两步过去,抱住曦月刀。

“想抱就抱何必要多问。”孤剑的手环住曦月刀的肩胛骨。

“可我就是觉得我应该要问一下合适。”曦月刀回复。

孤剑觉得莫名。

“你每天都那么忙…”曦月刀小声抱怨。

“你也很忙吧。”孤剑听出了句子里的意思,立刻反驳。

“我只是想抱下你。”曦月刀委委屈屈的声音,孤剑明知道这家伙故意显得自己很惨,还是点点头,“嗯嗯知道了。”

用淑女剑的话来说,就是自己上司突如其来的矫情。

之后曦月刀再也不避讳,整个管理所才了解到曦孤是真的一对儿,而不是仅仅的暧昧关系。

。。。

伽小 日久他乡即吾乡

写出来有一阵子了 一直没发
开宝刚看完写的 还没认真分析过 全靠脑洞
-----分割线-----

关于第十集

真实的看的要哭

可能会OOC

伽罗手里拿着那个给了他幻觉的星耀碎片,对着月光。

小心超人停在他身后,伽罗没有回头,但他知道来的人是谁。

“在这里,哪个方向才是阿德里星的方向?”

小心超人坐在他身边,指向一个方向,“应该是那边。”

伽罗来时不知道方位,但小心超人来时还是了解方向的。

很长时间的沉默,小心超人才又接着说,“伽罗,你不是一个人。”

“我,还有其他超人们,还有宅博士,都会陪着你的。”

伽罗没有说话,小心超人起身,拥抱住伽罗的头,“想哭就哭吧。”

在那里他不需要是阿德里星的战神,他就是那样一个普通少年,和居民亲切的打招呼,开心的跟父亲回忆往事。

小心超人小心翼翼的抱着伽罗,伽罗抓着小心超人的衣服,眼泪掉下来。

“星星球也像你的家一样欢迎你。”小心超人轻声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伽罗。

他没有那样的经历,也不知道这样的情感,只能这样安慰。

伽罗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

伽小 谜之城的脑洞

写出来有一阵子了 一直没发
开宝刚看完写的 还没认真分析过 全靠脑洞
-----分割线-----
△随手一写

△大概可能会OOC

△毕竟隔了好久看开宝了

时间轴在大约第五集左右

那个时候小心和莉莎还不熟,还可以吃醋

对,还可以

伽罗平躺在床上,悄悄的打量小心超人,这人从他们进屋子就没再说过话,从相处多年来看,伽罗白天就猜到小心超人心情不妙,但他看到阿德里星的碎片有点激动,急于找到真相没有细想,现在晚上听着小心超人的呼吸声才开突然认识到什么。

小心超人有时有些敏感过头,莉莎跟着的时候他总能引敌入境,让她自己暴露。

小心超人闭着眼睛准备睡觉,虽然没什么别的线索,但莉莎还是要让她离开,她们本不同路,只是在星星球做超人做久了,随手帮助别人的习惯几乎刻在骨子里了,不可能丢下这个女孩不管。

“小心超人。”

伽罗的声音唤出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小心超人,小心超人睁开眼睛,看过去。

“嗯…没什么。”伽罗欲言又止,小心超人看着他又眨了下眼睛。

“睡吧。”小心超人开口,再次闭上眼睛。

“嗯。”伽罗没再说什么,虽然他觉得怪怪的。

夜里被人偷袭便不好再睡着了,小心超人侧卧看着伽罗那标准等我军人睡姿,想了想平躺着尝试了一下,躺了一会儿还是别扭,又侧卧回来看向伽罗,就看到伽罗在他床边看着他。

小心超人吓了一下,立刻坐了起来,“怎么了?”

伽罗在小心超人的床上坐下,“你今天都没怎么说话。”

小心超人懵了一下,错过了反驳时机,伽罗继续开口,“你是不是不喜欢莉莎?”

“我…”小心超人下意识要反驳,又歪头,“为什么?”

“嗯…”伽罗沉默思考一下,“吃醋了?”

小心超人愣住,半晌才后知后觉有点害羞,摇了摇头。

伽罗的小短[划去]胳膊抱住小心超人,小心超人沉默了好一阵子,挣开伽罗,“睡觉吧。”

伽罗完全同意的点点头,回自己床上重新躺下,是他一贯的平躺睡姿。

【双花】下雨天

下雨天
-文章和题目似乎没什么关系
-深夜突如其来的脑洞
-十分短小
-好久没写的全职
。。。
北京已经连续下了四天的雨了, 张佳乐躺在酒店房间里床上,看着手机里的荣耀回放。
说是来旅行放松,最后还是逃不过游戏。
这些天一直下的雨成为了很好的借口,雨水不算太大,但下起来再出门就显得没那么必要了。
床头夜灯亮着暧昧的黄色,张佳乐看着手机里邹远操控的花繁似锦表现良好被解说员称赞,由衷的欣慰。
虽说离开了百花,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孩子,不关注是假的。
突然想给孙哲平去个电话,拨出去响了三声没人接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夜里,凌晨两点。
以前他们还打网游时候熬夜是常态,他给孙哲平打电话从来没在意过时间——百花之前总在游戏,百花之后也不需要他熬夜到这么久。
孙哲平退队第一年无数次失眠时拿起手机,还是没有勇气拨打电话,再之后,再之后他们的联系就慢慢断掉了。
响到第四声张佳乐把手机挪开耳朵,决定挂电话了,手指按上红色键之前电话被接通,经过电波的传递有些失真,“喂。”
“喂…”张佳乐重新将屏幕贴近耳朵,“喂,晚上好。”
“晚上好。”孙哲平回应了他,没有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了打电话。
“嗯…你看这次比赛了吗?”
“哪场?”
张佳乐一时答不上来,他不记得自己回放的是哪场了。
“邹远进步很大。”幸好孙哲平知道他想说什么。
“是啊,百花渐渐越来越好了。”
“你呢?”
“什么?”
“我是说,你有没有好。”
“我很好,我很好,孙哲平。”张佳乐回答的坚定,“我一直都很好。”
孙哲平没说什么,换了个话题,“你买好来北京的票了吗?”
“买好了,怎么了?”
“最近下雨,可能会封机场。”
“你放心吧,你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到。”张佳乐躺平在床上,不透露自己到了北京的消息。
“那你自己注意看,别到时候航班取消也不知道。还有…”孙哲平停顿一下,“你也早点找个人结婚吧。”
“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张佳乐抬手盖上眼睛,“我年龄也不大啊,就是你结婚那么早…”
“那也比你当年说好的结婚年龄要大了啊。”孙哲平轻声反驳,“你当初说22岁就结婚的啊。”
“孙哲平,那是我们分手前了。”
“我知道,但那也是你说的。”
张佳乐没忍住骂了句脏话,“孙哲平我真想揍你一顿。”
他跟孙哲平在一起的时候曾经很中二的决定——过了22岁,就结婚。但他们还没走到那个时候,在他21岁的时候,孙哲平离开百花,他们顺便就分手了。
时隔多年,张佳乐曾经也以为他们再见面或许能再在一起,但等来的是孙哲平结婚的喜帖。
难为他喜帖快递从北京到昆明。
他提前来了一周,这些年到北京只是比赛还没有好好玩过,没有通知孙哲平就自己来了,却被雨水挡在酒店里。
现在,凌晨,他一个人在酒店,给孙哲平打电话。
孙哲平在电话那头笑的和当年一样,“乐乐,我们都要往前看。”
“我知道。”张佳乐回答。
可是他明明是在超市里看到百花蜂蜜都要恍惚的人啊。
“新婚快乐,孙哲平。”张佳乐听着电话那头孙哲平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夜晚格外放大。
“谢谢,你会来的吧。”
“当然,新婚礼物我都想好了。”
张佳乐最后和孙哲平道别,放下手机,今晚的雨停了,只是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下雨。
。。。
-太久不写全职不知道写的还能不能看
-虽然一直都不怎样
-可能大概也许会有后续【吧】
-很久之前的ABO的后续手机格式化就不见了
-感谢观看~

脑阔子疼 手机维修备份出了点问题 便签文件文文全没了
而且手机也没修好
什么都得重来
游戏什么的
想骂人

产粮玄学!我真的!

〖屠倚〗年少事

〖屠倚〗年少事
轻信产粮玄学
小屠龙小倚天

襄阳的阳光撒在街上,结束了持续有一阵子的雨天,终于放晴。
屠龙心情愉快的在城里巡逻,说是巡逻都有些不恰当了,少年飞扬的红发彰显着他的年轻朝气,欢脱的样子更像是出来玩而不是巡逻。
屠龙总是这样。
倚天想象着屠龙在街上巡逻,很是不放心,但又不想出门。
对比于出门巡逻之类的,在屋里钻研武书更合他心意。
屠龙很快会来了。
少年推开门,扬声打招呼,“倚天!我回来了。”
倚天抬头看他,阳光从另一侧开着的窗子挤进来,就停在少年身前几步路的地方。
“嗯…回来了…”倚天眨了眨眼,“巡逻可有什么事?”
“你就放心吧。”屠龙晃着脑袋,“有我在襄阳不会有事的。”
倚天看着他与平日无二的爽朗的笑,想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低下头继续看书。
屠龙见倚天去看书也就做到桌边,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可惜看书实在不适合他,看了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看着书上的字认得又仿佛不那么认得。
等屠龙再清醒,光线变化让他一下子认识到现在已经是傍晚。
“醒了?”倚天的声音,屠龙抬起头看过去,倚天拿走被他一直压着的书册。
“该是时候用晚膳了。”倚天看到屠龙没有动作便出声提醒,末了又忍不住抱怨一句,“你不看书就不要拿书…”
“那不是你在看书都不跟我说话。”屠龙没等倚天说完就打断,声音提高不少,少年时代特有的清脆嗓音。
倚天让他说的一愣,没理会他就出了门。
屠龙更是委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不理倚天。

小孩子闹的别扭城里其他人假装看不到,小孩子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生气,但生气不了多久就会和好,大人们理解不了的世界。

屠龙沐浴结束后才回房,和倚天闹别扭不是一两次,他们性格不能说不和,只是在一起就互怼,小孩子随便闹一阵子就过去了,不影响他们的亲情友情。
但今天屠龙格外委屈,他又没说什么,倚天突然就不理他,连带着他也不想理倚天,因此特意在外面练武久一点,沐浴时间也久一些。
卧房里只有一盏烛灯,不算很亮,屠龙知道是倚天留给他的。
那人背对他躺在内侧,大约是睡着了。
屠龙放轻了动作,吹灭了灯,小心翼翼的爬上床拉开被子。
倚天眠浅,模模糊糊醒了,屠龙拍了拍他的背哄了哄又睡着了。
许是下午趴在书上睡了一觉,屠龙看着房顶,听着倚天的呼吸声又睡不着。
躺了一会儿没忍住翻了个身,自此开始怎么调整睡姿都别扭的阶段,虽然在尽力小动作,还是让倚天感觉到了。
屠龙正准备再翻个身,一只胳膊压住他的腰。
“屠龙,别闹了,睡觉好不好,好困啊。” 倚天还没完全清醒,几乎整个人都贴在屠龙身上,鼻间唇边轻吐出温热的气息绕上后脖颈,屠龙一下子僵住不敢动。
倚天很满意他不动的状态,呼吸渐渐平稳,又睡过去了。
屠龙却是有点不好受,不只倚天压着他不能动就很不舒服,后颈细微的呼吸声,一阵一阵的温热,让他想起之前跟圣火去的一次烟花之地,混乱中长的很好看的姐姐们轻声在他耳边说话,他一下子脸就红了,被圣火拉出来还嘲笑很久,虽说是他自己好奇没错,圣火这样的嘲笑更是让屠龙觉得有点害羞。
害羞之后就是恼羞成怒,愤然离场。圣火到底是大哥,笑了会儿就开始哄,安慰屠龙等他长大就知道了。

倚天早晨睁眼时候,入眼便是揉起的衣料,没睡醒的脑子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就算清醒了,昨晚完全是无意识里的行为也是没一点感觉。
但清醒了就很快意识到是什么——他被屠龙搂在怀里。
这不算太好的认知。
毕竟他觉得自己是哥哥。
冷静下来便听到屠龙沉稳的呼吸,背上是对方的手,而自己的手臂也搭在对方的腰上,温度透过里衣传到皮肤上。
倚天听到了心跳声,似乎是他自己的。
莫名的紧张,他不是第一次跟屠龙抱着睡觉,但那也是更小的时候,稍长大些虽然还同塌而眠但基本是背对背。随着长大心智渐渐也有些变化,对于一些小时候的玩笑根本不能以平常心看待。
也许他给屠龙带来了困扰。
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无法控制的心情,不知道是怎么了。
再怎么紧张还是要起床的,倚天动了动手,拍了下屠龙,“屠龙,该起床了。”
他的弟弟不情愿的嘟囔两声,把他抱的更紧。
恍惚间仿佛回到小时候,当年父亲还在的时候。

这一整天屠龙都没渡过他的起床气,丝毫不见平日里豪爽开朗的样子。
倚天看着他一整天心里好笑,早晨强行把他拖起来差点跟他打一架,不过还好这人没怎么睡醒,拎着人去用了早膳,也就没在管他,倒是苦了和屠龙共事的人,一天都在接受低气压,倒不是可以为难,只是不舒服。
下午倚天去看了下屠龙,那人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甚至不想打招呼,转了个身不理他。
知道他还在闹别扭,今天早晨是有点狠来着,但没关系,小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屠龙好哄还是倚天深知方法,总之两人在角落里聊了一阵子也就好了,又回到那个打打闹闹的阶段。

也是这个时候,襄阳——由一场夜袭引发战争。
襄阳与〖剑魔遗留力量〗相联系,无数人想来城中窥探一二。
屠龙和倚天认真的研究地图,外加偶然识得的无剑。
倚天并不信任无剑,至少不完全信任,看得出来无剑似乎在为自己和屠龙做些什么,但是他实在没办法完全信任。
他和屠龙不一样,屠龙总是真心待人,同样也为他换来很多朋友,真心与否倚天没去关心,但此次事关襄阳安危,一天不敢怠慢。
但想来若是让屠龙去怀疑别人也是为难他,索性自己多留心。
但他发现不对,仍然无能为力。
无论是襄阳此时的情况,还是他与无剑之间战斗力差距,昭示着他的无能。
他只能寄希望于无剑可以有那样的善良,不要伤害屠龙——至少不要当面伤害他。
毕竟对于无剑,如果他想要得到襄阳,太容易了,他只能奢求屠龙不要太难过,至少不至于被背叛而难过。
屠龙则是认真信任着无剑,他有自己的判断,虽然他也说不出来,但他只信任他想要信任的人。
因此他希望无剑能照看倚天的安危。男儿战死沙场是一种荣耀,倚天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好比倚天无法放心屠龙,屠龙同样无法放心倚天,他们本就是兄弟,从小一起长大,长大之后也相互依赖,感情这种东西本就模糊,无论是感动还是心悸,对于他们,还是少年的他们,不是要思考的问题。

襄阳一战分别后许久没再见过面,纵使玄铁神雕偶尔透露过彼此的消息,谁也没想过去找,倒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写信,只是写信,从不提见面,心里倒是坚信——早晚有一天会再见的。
。。。
想要小屠龙小倚天~
然而我非
希望产粮玄学可以救我
欢迎评论指出错误~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三章〗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三章〗
176×164
第一个长篇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考试考的脑阔疼 C语言和英语 令人绝望
明天还有线代
好久没看差点找不到思路
再一次在便签里一个手残消了好多
我觉得可能要不是长篇了 莫名感觉要很短
欢迎评论 哪里有问题会改正的

喝酒误事这话一点没错。
拿破仑蛋糕抱着被子一点也不想起来,直到巧克力的电话过来。
“拿破仑蛋糕你起来了吗?”巧克力是这么问的,并且不给回答时间,“咖啡问你记得今天要去牛奶婚宴吗。”
拿破仑蛋糕恍惚了一下,突然什么都记起来,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准备,告诉咖啡来的时候帮我带早饭!”
匆匆挂了电话,拿破仑蛋糕起床收拾好了自己,刚好接到咖啡的电话。
婚宴很好,牛奶选择的Alpha红茶是一位很懂礼节的女士,在得知咖啡和拿破仑蛋糕的身份后特意前来打了招呼,并对于将要带着牛奶离开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抱歉,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没有在婚宴上停留太久,两人就先行回去了。
拿破仑蛋糕浏览着朋友圈里牛奶发出的视频,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牛奶在整个会场转了一圈,把每一位她的朋友都录了下来。
“虽然不喜欢重复的事情,但也不希望忘记你们,请你们也不要忘记我”
拿破仑蛋糕看着这条消息,他不知道咖啡会怎么看这条消息,至少对于他,确实有些难受,有突然明白咖啡之前说要给他介绍对象相亲的意思。
你的朋友不可能一直在你附近,当他离开的时候,你该去跟谁哭诉呢,你该跟谁说你有多么不舍得,纵使你微笑着祝福,可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留在自己身边。
果然他看到来接咖啡的巧克力。
巧克力没说什么,他们是大学同学,巧克力知道牛奶对于咖啡是多么重要——超乎爱情友情,接近于亲情的存在。
拿破仑蛋糕拒绝了巧克力要送他的提议,自己回了家,第一次有点难过自己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有些事情,找不到合适的人说,宁愿不说。
偏偏葡式蛋挞就这么出现的。
在拿破仑蛋糕盯着开水壶发呆时,葡式蛋挞来敲门。
事实上拿破仑蛋糕并不知道敲门的是谁,不那么想开门,只是他的直觉——也许这就是提拉米苏小姐提过的命里注定——他开了门。
葡式蛋挞也有些惊讶,他猜到拿破仑蛋糕不会开门,他从提来米苏那里知道了咖啡和巧克力请假的原因,以此推测了拿破仑蛋糕的状态。
“呃…嗨…”拿破仑蛋糕没料到是葡式蛋挞,有些尴尬的打了招呼。
“嗨…我…” 葡式蛋挞突然不知道说什么,确切的说,他本来就没有想好要说什么。
“进来坐吧。” 拿破仑蛋糕让开门,“别停在门口。”
葡式蛋挞进门,反思自己就这样直接过来有点不太礼貌,好歹应该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我去给你倒水,刚烧好的水…” 拿破仑蛋糕逃开尴尬,去厨房倒水。
葡式蛋挞点点头,缓缓坐在沙发上,舒了口气,安静的等着。
“没有茶叶,只有白水。” 拿破仑蛋糕端着水杯出来,递了过去。
“没关系。” 葡式蛋挞接过茶杯,“谢谢。”
拿破仑蛋糕坐在沙发另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平日他不是这样的,但葡式蛋挞昨天刚跟他讲要追他,拿破仑蛋糕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觉得自己可能太在意那句话了,跟葡式蛋挞单独相处有一点紧张,也许不止一点,紧张而不知道说什么,沉默导致尴尬,尴尬加重紧张,恶性循环。
“我看咖啡心情不太好,担心你也有些不好。”葡式蛋挞开口解释,“提拉米苏说你们关系很好的朋友结婚要离开而且似乎不再回来了。”
“嗯。” 拿破仑蛋糕点了点头,“我们大学时候玩的很好…真的很好。”
“你不知道…那是我最交心的朋友,比咖啡还要亲密。”

咖啡盯着葡式蛋挞看了半天,毫无异样,转身看向提拉米苏,“你确定他是从那边过来的?”
早上咖啡一进店门就被提拉米苏抓住,做贼心虚一般的轻声分享八卦,“葡式蛋挞今天早上是从左边来的。”
葡式蛋挞家住在店右侧的那条街上,不太远,每天从右边过来。
这实在是有点反常,然而咖啡看着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里不对。
“我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咖啡皱眉,“没准只是去买东西了…”
咖啡突然想到什么,掏出手机。
过了一会儿挂了电话,“不行,拿破仑蛋糕没睡醒呢。”
提拉米苏这才认识到咖啡想到什么,捂嘴笑了,“那样进展会不会太快了。”
“这可不好说。” 咖啡狡黠的笑了,蓝色眼睛里满满的开朗。
而当事人葡式蛋挞没工夫考虑那么多,昨天晚上和拿破仑蛋糕聊了好久,听他讲了很多,那人说着说着都有些掉眼泪,虽然熬夜到很晚,但是葡式蛋挞还是很开心拿破仑蛋糕能告诉自己那么多。
即使聊了个通宵,第二天差点迟到,但也比不上那样的心情。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二章〗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二章〗
176×164
第一个长篇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昨天考完高数写的,整个人都是糊的
情感线有所发展,感觉不会写很长的样子…
明明说好的长篇
悄咪咪带着巧咖tag

咖啡心情不错的听着葡式蛋挞描述两次“约会”,想起来前两天跟拿破仑蛋糕的聊天。
〖这人太不爱说话了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给拿破仑蛋糕介绍相亲纯粹是不想看好友就那么咸下去,总得找一些情感寄托啊,刚好店里有一个做着甜点却一点也不甜的甜点师,于是就介绍安排认识了一下。
只是认识一下而已,又不一定必须有什么发展,只是万一看对眼了呢。
然而咖啡万万没想到的是葡式蛋挞先看上拿破仑蛋糕。
但用提拉米苏的说法,葡式蛋挞的感情更单一一些,他先喜欢拿破仑蛋糕一点也不奇怪。
咖啡对这个说法持保留态度,但他认可葡式蛋挞先动心对这段感情促进性更大,同时也担心这段感情开始的太轻易。
“大哥,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你们一样的日久生情。”
提拉米苏无语的吐槽,接受到巧克力的眼神,不再提当年大学里的事情。

拿破仑蛋糕坐在餐桌前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答应咖啡陪他出去喝酒,明明想到这人突然约着出去酒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果然——
拿破仑蛋糕小口嘬着酒,手机放在吧台上,屏幕上显示正在拨打。
没有等太久,拿破仑蛋糕看着接通的提示,听到巧克力的声音,“喂?”
“来接一下你男朋友。”拿破仑蛋糕说着,把咖啡手里的酒杯拿开。
“咖啡怎么了?”
“没事,只是喝醉了。”拿破仑蛋糕回答,“就在路口那家酒馆。”
巧克力到时咖啡已经靠在拿破仑蛋糕身上睡着了,Omega信息素的味道让人心安,结果就是巧克力要抱起咖啡时候咖啡还不那么乐意。
“他怎么突然出来喝酒了?”巧克力扶着咖啡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坐在吧台前和拿破仑蛋糕聊天。
拿破仑蛋糕看着杯子里的液体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巧克力已经要开口放弃这个话题,才开口,“牛奶要结婚了。”
“…”巧克力一时语塞,只是空出来的那只手握着咖啡的手,没说话。
“不管怎么说都是初恋啊,也这么多年,就算是嫁妹妹也要难受很久啊。”拿破仑蛋糕说着,“别说他,我都有点难受。”
巧克力上手摸了摸咖啡的头,“我知道。”
巧克力说要送拿破仑蛋糕回家,拿破仑蛋糕拒绝,表示想一个人走走,巧克力也不再强求。
看了看手机时间,凌晨三点。
街上最冷清的时间,抬头看着街灯都有些晃眼,拿破仑蛋糕拉着自己的白色礼帽,不紧不慢的走着。
虽然没有咖啡那么明显,但他确实挺难受的。
他都忘记怎么认识的牛奶,不对,应该说是忘记咖啡怎么认识的牛奶,只是某一天咖啡跟他介绍,这人是他女朋友,牛奶,是个Omega。
然后才发现拿破仑蛋糕和牛奶竟然是同一个社团,拿破仑蛋糕与牛奶有几门重复的课程,于是两个人才相熟起来。
八卦着问过两个人怎么在一起,牛奶回答的要比咖啡清醒很多。
“遇到了觉得信息素很合适就在一起了。”牛奶回答的神情始终留在拿破仑蛋糕的印象里,那个时候他就仿佛隐约有了结论——咖啡和牛奶不会在一起太久。
可能同为Omega,拿破仑蛋糕和牛奶的友谊发展完全超乎咖啡想象,其实拿破仑蛋糕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和牛奶有那样深厚的友谊。
结果就是现在满满都是牛奶要远嫁的惆怅——倒不是一定再也见不到,只是可能性很大。再加上和咖啡出来,酒精刺激下格外伤感。
葡式蛋挞没料到这么晚了会见到拿破仑蛋糕,看到白色礼帽朝自己走来,下意识快走几步相遇。
拿破仑蛋糕抬头看到迎面来的身影有些熟悉,下意识往一旁让了一下,终于认出来来人。
“唔…嗨…”拿破仑蛋糕还是打了招呼,迎面遇到有些尴尬。
“嗯,晚上好。”葡式蛋挞回答。
“晚上好。”拿破仑蛋糕回应,沉默。
“…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葡式蛋挞先开口。
“正要回去。”拿破仑蛋糕回答,“你也是要回家吗?”
葡式蛋挞点点头,正想要说些什么,拿破仑蛋糕开口,“那改天约,晚安。”
说着就离开,葡式蛋挞转身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吧。”拿破仑蛋糕停下脚步侧过身子回答,“不是第一次自己回家,不需要因为是Omega就担心。”
葡式蛋挞抿唇,似乎不打算就此作罢。
“不知道咖啡有没有告诉你。”葡式蛋挞解释,“我想追你。”
“我知道。”拿破仑蛋糕点了点头,“不过不是咖啡告诉我的,是提拉米苏。”
“那我可以拥有一个表现机会吗?”葡式蛋挞觉得这一段对话已经用上他以前一个周甚至更多的耐心,但他还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还不打算放弃。
拿破仑蛋糕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拿走吧。”
葡式蛋挞被突然转换的话题有点懵,随机反应过来,跟上去。
至少这是个良好开端。
在凌晨三点的街道,葡式蛋挞听着拿破仑蛋糕缓慢给他讲一点的咖啡的故事,偶尔回应。
勾起的嘴角,仿佛连风都暖和起来。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一章〗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一章〗
176×164
第一个长篇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在便签中躺了一阵子了…
第二章还遥遥无期

Omega看着手中的名片有点无奈,他本不想来的,作为浪漫的法国代表,并不那么支持相亲这种行为,但是,同样是作为浪漫的法国代表,他依然会好好装扮自己以优雅的风度去见那个相亲对象。
谁知道那个人竟然迟到,他竟然迟到!!!
拿破仑蛋糕又点了一个小蛋糕,叉子插起一小块慢慢吃着,帽子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名片,暗自决定如果这个蛋糕吃完那位相亲对象还没来,那他就走人,等出门至少十分钟再给那个人打电话告知。
正在他吃下最后一口蛋糕,对面来了个人坐下。
拿破仑蛋糕抬头看了一眼就确定是照片里的那个人,一样生硬冷漠的神色。
“抱歉。”来人简短的说道,“我是葡式蛋挞。”
拿破仑蛋糕点了点头,没有抱怨什么,只是礼节性的介绍了自己,“拿破仑蛋糕”
接着就开始了沉默。
拿破仑蛋糕捧着点来的奶昔喝尽了最后一口,放下杯子,报以毫不失礼却又疏远客气的微笑,“我已经付过钱了,一会儿还有事就不多陪了。”
葡式蛋挞冷漠的点点头,拿破仑蛋糕拿起自己的帽子,离开。
老实说他接下来并没有任何事情。
但是这个Alpha,实在是没有让人接着相处的兴趣,虽然长相不赖,但是冷着一张脸实在不是喜欢甜食的拿破仑蛋糕的风格。

拿破仑蛋糕没想到那天那个Alpha还会联系自己,他们之间借由介绍人是互留了手机号码的,拿破仑蛋糕忙起来甚至都没有这个号码在自己手机通讯录里,号码主人就发来了短信。
『周末有空吗』
号码有些熟悉,拿破仑蛋糕翻出和介绍人的消息记录才反应过来是谁,于是他想了想自己的工作排表,想到了周末的两列空白,皱了皱眉,还是回复。
『抱歉』
没说有没有空,但说实话,拿破仑蛋糕对这种冷都男是真的兴趣不大,哪怕日后他们结婚后拿破仑蛋糕也从未改变这个看法。
『据说你喜欢吃甜食』
对方这样回复,拿破仑蛋糕猜测对方可能是想约自己去甜品店,可是——他又不是不能自己去不是。
『我研究出一种新的蛋糕,想请你品尝』
谁知道还没来得及回复又来了这样一条短信,这句话诱惑性有点大,权衡之下,拿破仑蛋糕还是屈服于蛋糕。
『好啊,什么时候在哪里』

拿破仑蛋糕拿着烤好的蛋挞,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味道真的是意外的好太多。
于是忍不住又拿了一块。
葡式蛋挞端着烤好的蛋糕出来时,拿破仑蛋糕已经把之前烤好的六个蛋挞都吃完了。
葡式蛋挞放好蛋糕,拿刀来切开,“尝尝。”
拿破仑蛋糕小心的咬了一口,接触到舌头还没来得及尝出味道,先是被烫到,猛的咳嗽起来,葡式蛋挞也是吓了一跳,慌张递水给他,拿破仑蛋糕接过水杯喝下,微凉的液体划过被烫到的上颚,拿破仑蛋糕喝下一杯水,才觉得能好一些。
葡式蛋挞又倒来一杯水,神色严肃,“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拿破仑蛋糕摇了摇头,“不用了吧,只是烫了一下又不严重。”
拿破仑蛋糕拿起水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再次陷入沉默。
拿破仑蛋糕确实是个开朗的性子,只是面对不熟悉的人,尤其还是Alpha,没有那么想说话。
屋子里淡淡的信息素味道,Alpha与Omega信息素很和谐的相融,但是并没有拯救沉默的氛围。
平心而论,拿破仑蛋糕对葡式蛋挞的印象并不差这人长得符合他的审美,信息素也很吸引他,除了不爱讲话,没有耐心,一切都还好。
偏偏就是这个不爱讲话,没有耐心,拿破仑蛋糕猜测正是因为他总是冷着脸不耐烦的皱眉,才导致他现在的样子,硬邦邦的一样,一点也不像他的信息素。
明明是透露出的软软糯糯,有点甜甜的味道。

有一就有二,作为被请了蛋糕的回礼,拿破仑蛋糕决定请葡式蛋挞一起吃个饭,知道葡式蛋挞不是本地人,特意查好了他的家乡菜。
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约会”。
葡式蛋挞是很开心的,只是他的开心似乎没有那么明显。
拿破仑蛋糕对除了甜品以外的食物兴趣一般,没有喜欢或不喜欢,也无所谓吃了什么,所以点菜完全没有插手。
信息素的味道确实相处很好,然而称赞一对情侣,很少会用到这样的词汇。
信息素,无论性别,自带排斥性,但是他们两个的信息素似乎相性不错,至少没那么明显的排斥。
葡式蛋挞想起来第一次见面之前店里的提拉米苏用一种笃定的语气说,“我保证你会喜欢他,你一定会。”再追问提拉米苏只说了一句是命里如此就不愿多言,可是明明介绍人也不是她。
他本来是要拒绝的,尤其是听了提拉米苏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结论,真正的介绍人开口,“去看看吧,葡式蛋挞,就只是看看而已。”
咖啡和煦的目光,让葡式蛋挞觉得他继续拒绝大概会被打。
于是他来了,虽然迟到了。
见到拿破仑蛋糕时他决定回去好好感谢一下咖啡。
哦,也许还有提拉米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