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曦孤〗只是想抱下你

情人节时候的脑洞
今天才想起来写完
短小
本来上午发 结果手机没电关机了…

。。。
科幻AU

隐隐有种开系列的欲望…

。。。

孤剑快步走着,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声音,长发微微飘起。半步以后跟着穿着同样制服的君子剑,小心翼翼。

虽然孤剑没有说,但他从与孤剑相处多年的经验来看,在孤剑收到曦月刀回来并且让他去开会的消息后就一直在压抑的怒气,具体表现在他紧抿住的嘴唇,这个表情一般出现就是曦月刀又做了什么,但只是一下下,曦月刀虽然够皮,但总是能很快顺毛,在孤剑出现这个表情后立刻讨好,哄得毫无压力。

孤剑突然停下了脚步,君子剑从回忆里回神,抬眼看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

孤剑拉开门走进会议室,会议室长桌最里面坐着失踪了有几天的曦月刀。

孤剑拉开椅子坐在曦月刀正对面,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个桌子。

曦月刀看着孤剑落座也没说什么,等着其他部门的人都到了,开始任务报告会议。

君子剑孤剑身后站着,时不时做下会议记录,孤剑安静的听完报告,虽然什么都没表现,但随着会议进行结束,君子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散会后孤剑合上记录用笔记本,周围的人都尽快离开,与君子剑交好的九曲青丝甚至拍了拍君子剑的肩膀,眼神里满是“多保重”之类的话。

大家都知道孤剑和曦月刀一定要为这件事大吵一架。

孤剑和曦月刀两个人的关系真的很好,整个管理所只有孤剑有办法治曦月刀,也只有曦月刀有办法劝住孤剑。

但这次曦月刀出任务,没有告诉孤剑。

确实这次任务有点难,不,也许不是有点。

作为先遣小队偷偷顺着通风管进入另一基地,怎么看怎么都是个过于疯狂的举动。

所有人都离开了,孤剑看着曦月刀,隔着整个桌子。

“孤剑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曦月刀先开口,“你的眼睛那么漂亮,怎么能用这么凶狠的眼神呢?”

孤剑敛下眉眼,“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保密任务啊,怎么能随便说。”曦月刀笑了笑。

“只对我保密?”孤剑反问。

曦月刀没再说话,孤剑叹了口气,起身,“你刚回来也早点休息吧。”

说着离开会议室,曦月刀抬起头看着他的离开,直到君子剑的粉色头发也消失在拐角,才开口,“你说,要是他知道理由了,会不会想打死我。”

“我要是孤剑我就打死你。”淑女剑在心里默默吐槽,开口去安慰曦月刀,“他这不是还没知道嘛。”

曦月刀终究还是去敲孤剑的房门。

等了一会儿孤剑打开了门,长发整个散开,穿着浴袍。

曦月刀一时无话,孤剑没说话,转身进屋拿起吹风机,正要打开就被曦月刀拿走。

“我帮你吹吧。”曦月刀轻声说。

孤剑没有反驳,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任由曦月刀在自己头上捋好吹干。

“我不是一定要瞒你。”

“你只是有意要瞒我一次。”

曦月刀再次沉默,房间里只剩吹风机的声音。

“我觉得我们的感情有些问题。”曦月刀关上吹风机。

“嗯。”孤剑点点头,抬头看着曦月刀把吹风机收起来。

刚吹完的头发还带着吹风机的热气,放下来暖烘烘的。

“所以我只没告诉你我去哪里。”曦月刀坐在孤剑的床上。

孤剑再次点点头,“我知道,但我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联,他们没有必然的逻辑。”

曦月刀叹了口气,“简单的说,就是我觉得你不再喜欢我了。”

这么直白的话说出来曦月还是有些害羞,又沉默了一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孤剑也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想。”

“我能抱你一下吗?”曦月刀突然开口。

孤剑被问的一懵,但还是起身走两步过去,抱住曦月刀。

“想抱就抱何必要多问。”孤剑的手环住曦月刀的肩胛骨。

“可我就是觉得我应该要问一下合适。”曦月刀回复。

孤剑觉得莫名。

“你每天都那么忙…”曦月刀小声抱怨。

“你也很忙吧。”孤剑听出了句子里的意思,立刻反驳。

“我只是想抱下你。”曦月刀委委屈屈的声音,孤剑明知道这家伙故意显得自己很惨,还是点点头,“嗯嗯知道了。”

用淑女剑的话来说,就是自己上司突如其来的矫情。

之后曦月刀再也不避讳,整个管理所才了解到曦孤是真的一对儿,而不是仅仅的暧昧关系。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