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爻幽〗〖哨向〗脑洞产物

我流哨向 私设…感觉哨向原设就很迷
设定身体接触可以构成简单精神链接〖前提是开放的精神状态〗
精神契合度高的话可以远程
〖向导精神网〗 一个在战斗中使用的措施,覆盖面由向导本人能力决定,覆盖处可感知处于网中哨兵精神状态
〖精神屏障〗 哨兵自卫时的屏障,一般在哨兵处于自身高度防御下启动
〖OOC属于我〗

一天任务回来,幽谷踏上了飞机,千丈跟在身后。
两人在飞机上坐好,幽谷伸手,手掌搭在千丈手背上,进行简单的精神梳理。
千丈眨了眨眼睛,而后靠上舱壁,闭上眼睛接受短期的梳理,同时却默默地把精神图景往回缩了缩。
幽谷看他这个样子反而想笑,并没有逼他,只是简单的进行了一下,至于其他事情,随他们造作。
下飞机时是幽谷牵着千丈下来的,精神梳理很舒服,在幽谷这样柔和的梳理中,忙活了一天的千丈还是睡着了。被叫醒的时候还是满眼惺忪,恍恍惚惚的被幽谷拉下了飞机。
向来接机的同僚微笑点头示意,收获一个有点愣的神色,幽谷笑笑,没说什么,扣着千丈的手腕,强行带他和自己去做任务汇报。
千丈发誓,任务汇报绝对是最无聊的事情,还不如去战场舒服。但是既然是幽谷拉着他的,他便不能不来…好吧,除了三绝,大概只有三绝,他可以耍赖不来。
千丈一如既往的在任务汇报会以上开小差,想起三绝昨天给他终端上的留言,他又去任务了,可能会很久的样子…
正想着,幽谷碰了碰他,千丈回神,满脸懵逼的看着整个办公室都在看着他,幽谷笑出声,“院长别难为千丈了,他今天已经够累了。”
院长点点头,“那你们回去好好休息。”
千丈直到出门都还是懵逼的样子,幽谷打发走了这个是不是呆萌一下的弟弟,才回自己的住处。
正走着,路过六爻的屋子,习惯性的用精神网试探他在不在,出乎意料的,竟然是真的在。
幽谷心情颇好的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六爻看到幽谷有点惊讶,“你怎么…”
“路过来看看。”幽谷笑笑,没有多说。
六爻请幽谷进门,幽谷看了看房间里的构造,“还和之前一样啊。”说着便坐在沙发上。
六爻没说什么,给幽谷递了杯水。
幽谷清凉的眸子看着六爻,没有去接。
他想让他喂。
幽谷也清楚眼前的哨兵知道,所以他没有说话。
六爻抿唇,契合度太高有时候真的也没办法,六爻知道幽谷想的什么,他也坐下,将水杯递到幽谷的唇边,微微抬起杯子,液体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缓缓流入口中。
六爻看着幽谷微微仰头而显露一部分的喉结,微微愣神之后,别开眼不再看。
喉结上一块小小的疤痕,淡粉色已经快要看不清,但六爻就是知道它在哪里。那是他咬的。

当年他跟着任务,途中受到敌军突袭而远离了大众,独自一人在城中作战,因为失误失算造成了一栋大厦的一场爆炸,由此引发的周围地区的火灾,死亡的群众数不胜数,联队找到他时,他一个人站在能看到那些火光的地方。
被接回基地时,受到了首长的接见与赞许,哨兵的精神爆发也是那时候,狂暴状态的哨兵真的不是能随意制服的,作为基地里最好的向导被召来的三绝,在哨兵的武力下完全无法进行链接,那时候幽谷才刚来这个基地,他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接待收到有哨兵暴走时就要去集合,而刚加入的幽谷,自然是不会有人在意。
幽谷却自己要求要去,臣服于幽谷美色的接待自然是犹豫下同意了。
三绝曾经说过,这种东西叫做命运,契合度指导你做出了选择。
高度的契合使幽谷在房间边缘建立了链接,并建议大家都离开。
想到几个哨兵合力才勉强控制住的狂暴哨兵,有些犹豫。
首长发话,同意了这个冒险的决定,但他们会在门外看着,以防有什么危险。
幽谷一点点的向哨兵走近,高契合度使他不费力就能进入那样的精神图景,一片混乱。
向导缓和的进行着精神疏导,幽谷在六爻身前停下,伸开手臂,仿佛要拥抱的姿势,轻声诱导,“来我这里,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哨兵眼睛无神,幽谷完全发挥自己向导的功能,六爻停顿了很久,幽谷一边轻声说着,精神线一刻没有停的运作着,终于六爻动了,扑向幽谷,抓住他的肩膀,一口要在他脖子上,准确的要住喉结那块软骨,幽谷皱眉,一瞬间的窒息感与疼痛让他极为不适,但他听到了门外的骚动,做出手势表示无妨,抬手拥上六爻,开口,“好了,没…事了。”
接着感觉脖子上的压迫消失了,六爻整个人倒过来,幽谷一时没撑住,两个人一起摔下,幽谷看向门外,首长会意的点点头,幽谷转过头等着医疗队,手指尖碰了碰刚被咬的地方,指尖一片殷红,幽谷伸出舌尖舔了舔指尖上的血,腥甜的。

“今天任务怎么样?”六爻将水杯放在桌子上,轻声问。
“很好。”幽谷想起什么的笑了,笑得柔和,“千丈这孩子啊,有时候真想带到身边养着。”
六爻张嘴想说什么终是忍住了。
“三绝的话,不管他。”幽谷似乎是知道,不,他就是知道,他知道六爻要说什么,平淡的反驳,“而且千丈肯定不会反驳的。”
六爻看着幽谷似乎在想象的样子,忍不住也是笑得一脸温和,“你跟养儿子一样。”
幽谷转头来看他,“那你呢,你觉得怎样?”
六爻张嘴欲言又止,幽谷一手抓住他的衣服欺身来问他。
六爻下意识抱住幽谷,手掌沿着脊椎向上抚上脖颈,幽谷扯着六爻的衣服,六爻另一只手从背后伸进军装外套里,隔着衬衣环住幽谷的腰。
突然的敲门声打破这气氛,幽谷抓着六爻的衣服不愿意分开,“来的是千丈,应该没什么事。”
六爻犹豫一下决定相信幽谷,毕竟想到的话的确可以感知到门外的人。
“要在这里吗?”六爻觉得有必要问一下,他本人是不喜欢的,如果幽谷说要的话就…果然还是只能同意…
幽谷含笑的眼眸看着他,“好。”
所以契合度高果然就可以为所欲为。
千丈蹲在门口按着终端,是和三绝的信息交流。
去六爻屋子敲门没人应
——那你就晚点再找幽谷吧
上面还有之前的对话记录,千丈委屈的表达了找不到幽谷的幽怨,还是三绝提议的让他去六爻屋子里看看的。
千丈回复了个好字,收起终端,委屈无奈的回了自己的住处。

三绝看着终端上的消息记录,心情大好,收起终端,起身,拿着自己的武器,走向自己的战场。
。。。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有脑洞就写了 接下来该复习高数啦〖绝望〗
不知道便利贴直接复制来的有没有排版…也不太会改 希望太玷染各位太太的眼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