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屠倚〗年少事

〖屠倚〗年少事
轻信产粮玄学
小屠龙小倚天

襄阳的阳光撒在街上,结束了持续有一阵子的雨天,终于放晴。
屠龙心情愉快的在城里巡逻,说是巡逻都有些不恰当了,少年飞扬的红发彰显着他的年轻朝气,欢脱的样子更像是出来玩而不是巡逻。
屠龙总是这样。
倚天想象着屠龙在街上巡逻,很是不放心,但又不想出门。
对比于出门巡逻之类的,在屋里钻研武书更合他心意。
屠龙很快会来了。
少年推开门,扬声打招呼,“倚天!我回来了。”
倚天抬头看他,阳光从另一侧开着的窗子挤进来,就停在少年身前几步路的地方。
“嗯…回来了…”倚天眨了眨眼,“巡逻可有什么事?”
“你就放心吧。”屠龙晃着脑袋,“有我在襄阳不会有事的。”
倚天看着他与平日无二的爽朗的笑,想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低下头继续看书。
屠龙见倚天去看书也就做到桌边,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可惜看书实在不适合他,看了没一会儿就昏昏欲睡,看着书上的字认得又仿佛不那么认得。
等屠龙再清醒,光线变化让他一下子认识到现在已经是傍晚。
“醒了?”倚天的声音,屠龙抬起头看过去,倚天拿走被他一直压着的书册。
“该是时候用晚膳了。”倚天看到屠龙没有动作便出声提醒,末了又忍不住抱怨一句,“你不看书就不要拿书…”
“那不是你在看书都不跟我说话。”屠龙没等倚天说完就打断,声音提高不少,少年时代特有的清脆嗓音。
倚天让他说的一愣,没理会他就出了门。
屠龙更是委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也不理倚天。

小孩子闹的别扭城里其他人假装看不到,小孩子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生气,但生气不了多久就会和好,大人们理解不了的世界。

屠龙沐浴结束后才回房,和倚天闹别扭不是一两次,他们性格不能说不和,只是在一起就互怼,小孩子随便闹一阵子就过去了,不影响他们的亲情友情。
但今天屠龙格外委屈,他又没说什么,倚天突然就不理他,连带着他也不想理倚天,因此特意在外面练武久一点,沐浴时间也久一些。
卧房里只有一盏烛灯,不算很亮,屠龙知道是倚天留给他的。
那人背对他躺在内侧,大约是睡着了。
屠龙放轻了动作,吹灭了灯,小心翼翼的爬上床拉开被子。
倚天眠浅,模模糊糊醒了,屠龙拍了拍他的背哄了哄又睡着了。
许是下午趴在书上睡了一觉,屠龙看着房顶,听着倚天的呼吸声又睡不着。
躺了一会儿没忍住翻了个身,自此开始怎么调整睡姿都别扭的阶段,虽然在尽力小动作,还是让倚天感觉到了。
屠龙正准备再翻个身,一只胳膊压住他的腰。
“屠龙,别闹了,睡觉好不好,好困啊。” 倚天还没完全清醒,几乎整个人都贴在屠龙身上,鼻间唇边轻吐出温热的气息绕上后脖颈,屠龙一下子僵住不敢动。
倚天很满意他不动的状态,呼吸渐渐平稳,又睡过去了。
屠龙却是有点不好受,不只倚天压着他不能动就很不舒服,后颈细微的呼吸声,一阵一阵的温热,让他想起之前跟圣火去的一次烟花之地,混乱中长的很好看的姐姐们轻声在他耳边说话,他一下子脸就红了,被圣火拉出来还嘲笑很久,虽说是他自己好奇没错,圣火这样的嘲笑更是让屠龙觉得有点害羞。
害羞之后就是恼羞成怒,愤然离场。圣火到底是大哥,笑了会儿就开始哄,安慰屠龙等他长大就知道了。

倚天早晨睁眼时候,入眼便是揉起的衣料,没睡醒的脑子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就算清醒了,昨晚完全是无意识里的行为也是没一点感觉。
但清醒了就很快意识到是什么——他被屠龙搂在怀里。
这不算太好的认知。
毕竟他觉得自己是哥哥。
冷静下来便听到屠龙沉稳的呼吸,背上是对方的手,而自己的手臂也搭在对方的腰上,温度透过里衣传到皮肤上。
倚天听到了心跳声,似乎是他自己的。
莫名的紧张,他不是第一次跟屠龙抱着睡觉,但那也是更小的时候,稍长大些虽然还同塌而眠但基本是背对背。随着长大心智渐渐也有些变化,对于一些小时候的玩笑根本不能以平常心看待。
也许他给屠龙带来了困扰。
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无法控制的心情,不知道是怎么了。
再怎么紧张还是要起床的,倚天动了动手,拍了下屠龙,“屠龙,该起床了。”
他的弟弟不情愿的嘟囔两声,把他抱的更紧。
恍惚间仿佛回到小时候,当年父亲还在的时候。

这一整天屠龙都没渡过他的起床气,丝毫不见平日里豪爽开朗的样子。
倚天看着他一整天心里好笑,早晨强行把他拖起来差点跟他打一架,不过还好这人没怎么睡醒,拎着人去用了早膳,也就没在管他,倒是苦了和屠龙共事的人,一天都在接受低气压,倒不是可以为难,只是不舒服。
下午倚天去看了下屠龙,那人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甚至不想打招呼,转了个身不理他。
知道他还在闹别扭,今天早晨是有点狠来着,但没关系,小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屠龙好哄还是倚天深知方法,总之两人在角落里聊了一阵子也就好了,又回到那个打打闹闹的阶段。

也是这个时候,襄阳——由一场夜袭引发战争。
襄阳与〖剑魔遗留力量〗相联系,无数人想来城中窥探一二。
屠龙和倚天认真的研究地图,外加偶然识得的无剑。
倚天并不信任无剑,至少不完全信任,看得出来无剑似乎在为自己和屠龙做些什么,但是他实在没办法完全信任。
他和屠龙不一样,屠龙总是真心待人,同样也为他换来很多朋友,真心与否倚天没去关心,但此次事关襄阳安危,一天不敢怠慢。
但想来若是让屠龙去怀疑别人也是为难他,索性自己多留心。
但他发现不对,仍然无能为力。
无论是襄阳此时的情况,还是他与无剑之间战斗力差距,昭示着他的无能。
他只能寄希望于无剑可以有那样的善良,不要伤害屠龙——至少不要当面伤害他。
毕竟对于无剑,如果他想要得到襄阳,太容易了,他只能奢求屠龙不要太难过,至少不至于被背叛而难过。
屠龙则是认真信任着无剑,他有自己的判断,虽然他也说不出来,但他只信任他想要信任的人。
因此他希望无剑能照看倚天的安危。男儿战死沙场是一种荣耀,倚天是他最放心不下的。
好比倚天无法放心屠龙,屠龙同样无法放心倚天,他们本就是兄弟,从小一起长大,长大之后也相互依赖,感情这种东西本就模糊,无论是感动还是心悸,对于他们,还是少年的他们,不是要思考的问题。

襄阳一战分别后许久没再见过面,纵使玄铁神雕偶尔透露过彼此的消息,谁也没想过去找,倒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写信,只是写信,从不提见面,心里倒是坚信——早晚有一天会再见的。
。。。
想要小屠龙小倚天~
然而我非
希望产粮玄学可以救我
欢迎评论指出错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