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三章〗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三章〗
176×164
第一个长篇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考试考的脑阔疼 C语言和英语 令人绝望
明天还有线代
好久没看差点找不到思路
再一次在便签里一个手残消了好多
我觉得可能要不是长篇了 莫名感觉要很短
欢迎评论 哪里有问题会改正的

喝酒误事这话一点没错。
拿破仑蛋糕抱着被子一点也不想起来,直到巧克力的电话过来。
“拿破仑蛋糕你起来了吗?”巧克力是这么问的,并且不给回答时间,“咖啡问你记得今天要去牛奶婚宴吗。”
拿破仑蛋糕恍惚了一下,突然什么都记起来,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准备,告诉咖啡来的时候帮我带早饭!”
匆匆挂了电话,拿破仑蛋糕起床收拾好了自己,刚好接到咖啡的电话。
婚宴很好,牛奶选择的Alpha红茶是一位很懂礼节的女士,在得知咖啡和拿破仑蛋糕的身份后特意前来打了招呼,并对于将要带着牛奶离开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抱歉,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没有在婚宴上停留太久,两人就先行回去了。
拿破仑蛋糕浏览着朋友圈里牛奶发出的视频,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牛奶在整个会场转了一圈,把每一位她的朋友都录了下来。
“虽然不喜欢重复的事情,但也不希望忘记你们,请你们也不要忘记我”
拿破仑蛋糕看着这条消息,他不知道咖啡会怎么看这条消息,至少对于他,确实有些难受,有突然明白咖啡之前说要给他介绍对象相亲的意思。
你的朋友不可能一直在你附近,当他离开的时候,你该去跟谁哭诉呢,你该跟谁说你有多么不舍得,纵使你微笑着祝福,可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留在自己身边。
果然他看到来接咖啡的巧克力。
巧克力没说什么,他们是大学同学,巧克力知道牛奶对于咖啡是多么重要——超乎爱情友情,接近于亲情的存在。
拿破仑蛋糕拒绝了巧克力要送他的提议,自己回了家,第一次有点难过自己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有些事情,找不到合适的人说,宁愿不说。
偏偏葡式蛋挞就这么出现的。
在拿破仑蛋糕盯着开水壶发呆时,葡式蛋挞来敲门。
事实上拿破仑蛋糕并不知道敲门的是谁,不那么想开门,只是他的直觉——也许这就是提拉米苏小姐提过的命里注定——他开了门。
葡式蛋挞也有些惊讶,他猜到拿破仑蛋糕不会开门,他从提来米苏那里知道了咖啡和巧克力请假的原因,以此推测了拿破仑蛋糕的状态。
“呃…嗨…”拿破仑蛋糕没料到是葡式蛋挞,有些尴尬的打了招呼。
“嗨…我…” 葡式蛋挞突然不知道说什么,确切的说,他本来就没有想好要说什么。
“进来坐吧。” 拿破仑蛋糕让开门,“别停在门口。”
葡式蛋挞进门,反思自己就这样直接过来有点不太礼貌,好歹应该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我去给你倒水,刚烧好的水…” 拿破仑蛋糕逃开尴尬,去厨房倒水。
葡式蛋挞点点头,缓缓坐在沙发上,舒了口气,安静的等着。
“没有茶叶,只有白水。” 拿破仑蛋糕端着水杯出来,递了过去。
“没关系。” 葡式蛋挞接过茶杯,“谢谢。”
拿破仑蛋糕坐在沙发另一边,不知道说些什么,平日他不是这样的,但葡式蛋挞昨天刚跟他讲要追他,拿破仑蛋糕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他觉得自己可能太在意那句话了,跟葡式蛋挞单独相处有一点紧张,也许不止一点,紧张而不知道说什么,沉默导致尴尬,尴尬加重紧张,恶性循环。
“我看咖啡心情不太好,担心你也有些不好。”葡式蛋挞开口解释,“提拉米苏说你们关系很好的朋友结婚要离开而且似乎不再回来了。”
“嗯。” 拿破仑蛋糕点了点头,“我们大学时候玩的很好…真的很好。”
“你不知道…那是我最交心的朋友,比咖啡还要亲密。”

咖啡盯着葡式蛋挞看了半天,毫无异样,转身看向提拉米苏,“你确定他是从那边过来的?”
早上咖啡一进店门就被提拉米苏抓住,做贼心虚一般的轻声分享八卦,“葡式蛋挞今天早上是从左边来的。”
葡式蛋挞家住在店右侧的那条街上,不太远,每天从右边过来。
这实在是有点反常,然而咖啡看着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里不对。
“我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咖啡皱眉,“没准只是去买东西了…”
咖啡突然想到什么,掏出手机。
过了一会儿挂了电话,“不行,拿破仑蛋糕没睡醒呢。”
提拉米苏这才认识到咖啡想到什么,捂嘴笑了,“那样进展会不会太快了。”
“这可不好说。” 咖啡狡黠的笑了,蓝色眼睛里满满的开朗。
而当事人葡式蛋挞没工夫考虑那么多,昨天晚上和拿破仑蛋糕聊了好久,听他讲了很多,那人说着说着都有些掉眼泪,虽然熬夜到很晚,但是葡式蛋挞还是很开心拿破仑蛋糕能告诉自己那么多。
即使聊了个通宵,第二天差点迟到,但也比不上那样的心情。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