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一章〗

〖葡拿〗〖架空〗〖ABO〗命中注定〖第一章〗
176×164
第一个长篇 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在便签中躺了一阵子了…
第二章还遥遥无期

Omega看着手中的名片有点无奈,他本不想来的,作为浪漫的法国代表,并不那么支持相亲这种行为,但是,同样是作为浪漫的法国代表,他依然会好好装扮自己以优雅的风度去见那个相亲对象。
谁知道那个人竟然迟到,他竟然迟到!!!
拿破仑蛋糕又点了一个小蛋糕,叉子插起一小块慢慢吃着,帽子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名片,暗自决定如果这个蛋糕吃完那位相亲对象还没来,那他就走人,等出门至少十分钟再给那个人打电话告知。
正在他吃下最后一口蛋糕,对面来了个人坐下。
拿破仑蛋糕抬头看了一眼就确定是照片里的那个人,一样生硬冷漠的神色。
“抱歉。”来人简短的说道,“我是葡式蛋挞。”
拿破仑蛋糕点了点头,没有抱怨什么,只是礼节性的介绍了自己,“拿破仑蛋糕”
接着就开始了沉默。
拿破仑蛋糕捧着点来的奶昔喝尽了最后一口,放下杯子,报以毫不失礼却又疏远客气的微笑,“我已经付过钱了,一会儿还有事就不多陪了。”
葡式蛋挞冷漠的点点头,拿破仑蛋糕拿起自己的帽子,离开。
老实说他接下来并没有任何事情。
但是这个Alpha,实在是没有让人接着相处的兴趣,虽然长相不赖,但是冷着一张脸实在不是喜欢甜食的拿破仑蛋糕的风格。

拿破仑蛋糕没想到那天那个Alpha还会联系自己,他们之间借由介绍人是互留了手机号码的,拿破仑蛋糕忙起来甚至都没有这个号码在自己手机通讯录里,号码主人就发来了短信。
『周末有空吗』
号码有些熟悉,拿破仑蛋糕翻出和介绍人的消息记录才反应过来是谁,于是他想了想自己的工作排表,想到了周末的两列空白,皱了皱眉,还是回复。
『抱歉』
没说有没有空,但说实话,拿破仑蛋糕对这种冷都男是真的兴趣不大,哪怕日后他们结婚后拿破仑蛋糕也从未改变这个看法。
『据说你喜欢吃甜食』
对方这样回复,拿破仑蛋糕猜测对方可能是想约自己去甜品店,可是——他又不是不能自己去不是。
『我研究出一种新的蛋糕,想请你品尝』
谁知道还没来得及回复又来了这样一条短信,这句话诱惑性有点大,权衡之下,拿破仑蛋糕还是屈服于蛋糕。
『好啊,什么时候在哪里』

拿破仑蛋糕拿着烤好的蛋挞,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味道真的是意外的好太多。
于是忍不住又拿了一块。
葡式蛋挞端着烤好的蛋糕出来时,拿破仑蛋糕已经把之前烤好的六个蛋挞都吃完了。
葡式蛋挞放好蛋糕,拿刀来切开,“尝尝。”
拿破仑蛋糕小心的咬了一口,接触到舌头还没来得及尝出味道,先是被烫到,猛的咳嗽起来,葡式蛋挞也是吓了一跳,慌张递水给他,拿破仑蛋糕接过水杯喝下,微凉的液体划过被烫到的上颚,拿破仑蛋糕喝下一杯水,才觉得能好一些。
葡式蛋挞又倒来一杯水,神色严肃,“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拿破仑蛋糕摇了摇头,“不用了吧,只是烫了一下又不严重。”
拿破仑蛋糕拿起水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再次陷入沉默。
拿破仑蛋糕确实是个开朗的性子,只是面对不熟悉的人,尤其还是Alpha,没有那么想说话。
屋子里淡淡的信息素味道,Alpha与Omega信息素很和谐的相融,但是并没有拯救沉默的氛围。
平心而论,拿破仑蛋糕对葡式蛋挞的印象并不差这人长得符合他的审美,信息素也很吸引他,除了不爱讲话,没有耐心,一切都还好。
偏偏就是这个不爱讲话,没有耐心,拿破仑蛋糕猜测正是因为他总是冷着脸不耐烦的皱眉,才导致他现在的样子,硬邦邦的一样,一点也不像他的信息素。
明明是透露出的软软糯糯,有点甜甜的味道。

有一就有二,作为被请了蛋糕的回礼,拿破仑蛋糕决定请葡式蛋挞一起吃个饭,知道葡式蛋挞不是本地人,特意查好了他的家乡菜。
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约会”。
葡式蛋挞是很开心的,只是他的开心似乎没有那么明显。
拿破仑蛋糕对除了甜品以外的食物兴趣一般,没有喜欢或不喜欢,也无所谓吃了什么,所以点菜完全没有插手。
信息素的味道确实相处很好,然而称赞一对情侣,很少会用到这样的词汇。
信息素,无论性别,自带排斥性,但是他们两个的信息素似乎相性不错,至少没那么明显的排斥。
葡式蛋挞想起来第一次见面之前店里的提拉米苏用一种笃定的语气说,“我保证你会喜欢他,你一定会。”再追问提拉米苏只说了一句是命里如此就不愿多言,可是明明介绍人也不是她。
他本来是要拒绝的,尤其是听了提拉米苏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结论,真正的介绍人开口,“去看看吧,葡式蛋挞,就只是看看而已。”
咖啡和煦的目光,让葡式蛋挞觉得他继续拒绝大概会被打。
于是他来了,虽然迟到了。
见到拿破仑蛋糕时他决定回去好好感谢一下咖啡。
哦,也许还有提拉米苏。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