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葡拿〗最后一次吵架

〖葡拿〗最后一次吵架
才知道葡式蛋挞竟然也是撒旦里的人
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虽然好感度还不够
『悄咪咪带上巧咖』

已经连续三个星期了。
提拉米苏偷偷看了眼日历这么想着。
偷偷拽了拽巧克力,“诶,这人已经来了三星期了。”
“怎么,提拉米苏小姐终于看上某位先生…”巧克力话没说完,便被提拉米苏打了一下。
“没跟你开玩笑—而且他每次都对咖啡欲言又止,真的没关系吗?”
巧克力看过去,咖啡从后厨端出蛋糕与饮品,路过那个男孩,果然男孩看着咖啡想说什么又没说,咖啡就这么路过了。
“你看。”提拉米苏继续说,语气满满的搞事,“每天都是这样哦。”
“…咖啡认识这个飨灵。”牛奶看着巧克力脸上似乎不太好的表情,终于还是开口了。
但似乎更不好了,牛奶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没有说错啊明明。
“葡式蛋挞最近很忙吗?”路过的红茶随口问。
“据他说是要研究一个新型蛋糕,最近忙这个,说是不耽误营业,晚上不回家在这里研究。”提拉米苏回答。
“你们很闲吗?”咖啡放下托盘,看了眼这几位员工。
巧克力立刻上前抱住从背后抱住他,“你认识那个人?”
“…”咖啡被吓的差点把托盘摔地上,看到提拉米苏转过头低头掩笑,就知道她又说了什么。
“哪个?”咖啡故作疑惑,拍了拍他的手,“你们不工作我还要工作好吗。”
“…”巧克力有点委屈,这人是真的疑惑还是故作姿态他一眼就看出来,还没等他说话,牛奶开口。
“葡式蛋挞和拿破仑蛋糕又吵架吗?”
“谁知道怎么回事。”咖啡回答,“葡式蛋挞他就那个样子。”
“可是这次会不会太久了,三周了。”牛奶若有所思的离开,从后厨端了蛋糕饮品回来上餐,提拉米苏看着咖啡,就差把〖好奇〗这两个字写在板子上举起来。
“想知道自己去问葡式蛋挞。”咖啡这么回应,“不过我猜他不会说的。”

“欢迎光临。”提拉米苏抬头看到来人,叹了口气,“要些什么?”
点好蛋糕奶茶,拿破仑蛋糕安静的找地方坐下,提拉米苏终于还是忍不住拽住刚出来的咖啡,“诶,你管管好不,一个多月了。”
咖啡看过去,果然看到拿破仑蛋糕。
“我也没办法啊。”咖啡回答,“葡式蛋挞你也知道,不可能问出什么的。”
“那你去问问他。”提拉米苏示意,“这个男孩总能问吧。”
“诶,注意说法。”咖啡提醒,“他可是比葡式蛋挞年龄还要大呢。”
“喔噢…”提拉米苏挑眉,“年下?”
“…”咖啡一时无言,看了眼安静等待的拿破仑蛋糕,想了想,“那我去看看。”
于是咖啡坐在了拿破仑蛋糕对面。
拿破仑蛋糕看到他有些惊讶,正要说些什么,被路过的巧克力打断。
“嘿,要点什么?”
“谢谢,不用了。”咖啡回答,“我来陪朋友。”
巧克力点点头,没说什么离开,咖啡这才正经起来看向拿破仑蛋糕。
“你和葡式蛋挞,你们两个,怎么了?”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性格不和不是一两天了,拿破仑蛋糕总是能以良好的热情面对生活,和他爱吃的蛋糕一样,整个人都是发甜的,而葡式蛋挞要淡很多,即使面对着拿破仑蛋糕也不会说太多话,通常拿破仑蛋糕说很多都换不回葡式蛋挞太强烈的回应。
他们本该习惯这样的相处。
固然生活方式不一样,只要有爱情在,什么都不算了。
咖啡本来没想到能闹这么大,拿破仑蛋糕来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了,他和牛奶认识拿破仑蛋糕要更早一些,后来才有那位从樱之岛来的糕点师,那时候撒旦咖啡厅人还很少。
令人意外的是其实是葡式蛋挞先喜欢上拿破仑蛋糕,那时候拿破仑蛋糕满心都是他科西嘉的胜利,哪有什么脑子思考感情,倒是葡式蛋挞,可能是咖啡厅里的生活过于安逸,才会生出这样的情感。
感情一旦付出那就是倾盆,虽说是葡式蛋挞先开始的这段情感,但性格使然,拿破仑蛋糕对他身边的一切情感——爱情友情——都是很宝贵,他不吝惜于表达自己对这份情感的依赖,可是,同样性格使然,葡式蛋挞的回应总是有点微弱,或者说,他的回应没有让爱人满意。
所以矛盾点说到底还是——你都不愿意跟我说话还说什么爱我,不对,连爱我都没有说过。
也不能怪拿破仑蛋糕闹脾气,扪心自问如果巧克力一天天不跟自己讲话咖啡一定把他打一顿然后分手。
“那你每天来又是什么意思啊。”咖啡扶额,早知道能闹成这样,当年就不撮合这俩了。
“他不爱我我爱他啊。”拿破仑蛋糕眨了下他棕红色的眼睛,理所当然的语气。
“那你想怎么样?”咖啡抬手揉了揉眉心,“你这样每天来也不是事儿啊。”
“我又不是买蛋糕没给你钱。”拿破仑蛋糕似乎有点委屈。
咖啡无奈,“可是你能不能吃的开心一点——看你吃的面无表情,别人以为我这蛋糕多难吃呢。”
拿破仑蛋糕不满,但又无法反驳。
“你不跟他好好聊聊吗?”咖啡决定回归本来目的,“你俩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我知道。”拿破仑蛋糕回答,“可是啊,他也不跟我讲话,我也不知道他想什么。”
咖啡抿唇,回身看到巧克力正在往这边看,挥了挥手待人走进,“帮我拿杯咖啡谢谢。”
巧克力点点头正要离开,咖啡抓住他衣领往下拉,凑到他耳边,“跟葡式蛋挞说一声,让他别那么佛系谈恋爱。”
巧克力一下子笑出来,偏过头亲了下咖啡的脸颊,起身离开。
拿破仑蛋糕低下头吃蛋糕,“有这么在失恋的人面前秀吗?”
咖啡笑了笑,“抱歉,没意识到。”
拿破仑蛋糕摇了摇头,“没事,我也不是很在意。”

巧克力心情不错的进了后厨,开始调咖啡。
“诶,葡式蛋挞。”巧克力先搭话,葡式蛋挞看向他。
“你知道拿破仑蛋糕吗,他每天都来,盯着咖啡也不说话,我来的晚也不认得,也不好问。”
“他俩已经聊了蛮久了,咖啡也很少和人聊这么久来着。”
巧克力说完,拿着调好的咖啡,走出了后厨,深藏功与名。
门外拿破仑蛋糕和咖啡已经从恋爱话题进行到很多年前的相遇谈起,从牛奶到红茶,完全是老友见面氛围。
毕竟刚刚跟葡式蛋挞状似吃醋的语气也不是装的——他确实是有点在意。
没太好气的把咖啡放在桌子上,到底不忍心直接任性,煞有气势的从托盘上拿下来,落到桌面到底还是轻轻柔柔的,然后离开了。
咖啡把话题引导着尽力拖延时间,他实在有点恨铁不成钢,同时又有些怀疑巧克力的办事效率——葡式蛋挞怎么还没出来?!
聊了一阵子终于两人散了,互相道了别,葡式蛋挞还是没出来。
“对了,咖啡。”拿破仑蛋糕深吸一口气,似乎做出了重大决定。
咖啡被他的语气弄的也有点紧张。
“你帮我跟葡式蛋挞说…”拿破仑蛋糕说一半就被打断。
“你有什么话当面说——”
“我打算离开格瑞洛出去看看。”拿破仑蛋糕不理他的打断,“毕竟这些年虽说是总是出门,到底还是没离开过格瑞洛。”
咖啡点了点头,“好的,会帮你转告的,刚好你和葡式蛋挞也该想想了。”
拿破仑蛋糕没有反驳,只是推开门离开,夕阳照在他白色的礼帽上。

咖啡还是决定亲自跟葡式蛋挞说。
听闻这个消息葡式蛋挞只是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我说你…”咖啡是真的有点着急,突然有点明白当年提拉米苏看自己和巧克力推拉时候的心情,接着又想,好像还是有点不太一样哦。
“他本来就喜欢这样,他应该是这样的。”葡式蛋挞却主动开口,“他热爱冒险,从不畏惧,追求胜利——他本就不应该拘泥于这里。”
“可是他还是在这里陪了你那么久——他当然热爱,但他更爱你。”咖啡停顿一下,笑了,“说实话我不是第一次后悔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了,当初他决定留下来的时候就开始有后悔的情绪了。”
葡式蛋挞没说什么,咖啡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本着劝和不劝分的原则,“等他下次回来,好好跟他聊聊吧。”
葡式蛋挞点点头应下,“嗯。”
然而天知道拿破仑蛋糕能离开那么久。
不过从飨灵角度,这倒没什么,毕竟——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久到几乎要忘记这些事情。
所以当那一天那个熟悉的白色礼帽推开店门,临时和提拉米苏换班的葡式蛋挞有些愣,一时说不出话。
显然拿破仑蛋糕也没料到会在前台看到葡式蛋挞,只能尴尬的抬手打了个招呼,“…嗨…呃…好久不见…”
葡式蛋挞的反应比拿破仑蛋糕理所当然认为的要强烈一点——他走出来抱住了他。
拿破仑蛋糕是真有点懵,下意识回抱住。
“欢迎回来——”葡式蛋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熟悉又有些陌生。
“上班时间不要谈恋爱好吗…”咖啡推开店门进来就看到这么个场景,老实说有点冲击,下意识端起店长架势,话出口才反应过来是谁和谁,立刻转了语气,“下班了回家去吧。”

两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沉默一阵子葡式蛋挞先开口了。
“谢谢。”
“谢什么。”拿破仑蛋糕低头脚下踢着石子。
“谢谢你能回来。”葡式蛋挞一脸认真。
拿破仑蛋糕没回答,葡式蛋挞便继续往下说。
“还有,很谢谢你以前的时候。”葡式蛋挞停顿一下,“然后,你现在还愿意…”
拿破仑蛋糕配合的停下角度,微微仰头看着他,安静的等他的话。
这么一弄葡式蛋挞紧张起来,迷之联想想起了当年告白的场景,本就话少的人更说不出话。
“我爱你,你还愿意爱我吗?”葡式蛋挞虽说出问句却没给人回答的时间,“我不爱说话,但你的每句话我都在听,你想要回应我会尽力给你回答,你想去的地方,我陪你去——可以吗?”
拿破仑蛋糕有点被吓到,然后笑出来,“今天怎么舍得说这么多话了?”
葡式蛋挞皱眉,“我不是不会说话,只是…”
拿破仑蛋糕打断他的话,“我知道。”
说着拿破仑蛋糕抱住葡式蛋挞,“我愿意。”
葡式蛋挞回拥住拿破仑蛋糕,轻轻开口,“谢谢你的愿意。”

。。。
这个是好感系统上线前的文了,到现在才写完…
虽然我很咸,但不妨碍脑洞
差点就be了,幸好最后改回来了
好像跟我想的有点偏差,尽量在写了
感觉自己的表达不太好
随意的小故事,虽然有几天了
吵架或者说冷战在我看来是性格与重视度的问题,我看来葡式蛋挞只是对周围都不耐烦的态度,他能听拿破仑蛋糕一直说就是很大程度上的宠爱了,可是拿破仑蛋糕在我看来就是那种平时还好,见到熟人习惯性话多类型,说出的话想得到回应却没有,所以就有矛盾
然后就是只是借助几句台词推断性格,某一个脑洞可能就是将其中某一个性格着重描写,人物有多面性,可能没法完全顾及人设中所有的性格特点,只是依据某一个脑洞什么的着重甚至放大某一个性格来达成行文
只是个人想法,有什么不对欢迎指正啦~〖虽然感觉应该很少人看,看到这里更少〗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