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爻幽〗清明

〖爻幽〗清明
短打 2000+
私心带笔卷tag

无名山的雨下的不小。
箜篌声在雨声衬托下更显凄凉。
六爻往山上走着,也没有打伞。
倒不是他不想打伞什么的,确实是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走到一半下大了。
雨确实不小,六爻进了幽谷的屋子时身上已经湿透了。
“来了。”箜篌声在开门瞬间戛然而止,幽谷声音传来,他仍坐在窗前,没有回头,“帮你备了热水,不要感冒了。”
六爻点点头,走向屏风后,沐浴更衣,穿着幽谷准备的衣服,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
幽谷已经沏好了茶,倒出来一杯递给六爻。
“今年还是要去吗?”六爻轻声问,打破沉默。
“嗯。”幽谷回答,“明日再去吧,今日雨过分大了些。”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啊。”六爻叹了口气。
幽谷摇了摇头,面上仍是带笑,“你不也一样,怎么会来说我。”
六爻不再说话,只是品茶。
幽谷起身,冲着六爻伸开手,“可以抱抱我吗?”
“…”六爻皱眉犹豫一下,还是起身抱住他。
“大哥…”六爻叫他,“我…”
“我知道。”幽谷打断他,还是放开了手,“我知道的…”
六爻沉默,怀里突然空出来,下意识想要抓住幽谷,幽谷轻轻晃开六爻的手,“你不是他,你们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你不需要勉强自己…”
“可是大哥,你喜欢的…到底是哪个?”
幽谷笑了,看着他却有些悲情,“我喜欢你,虽然不是每一个你都喜欢我。”
六爻想要说一些什么,却是什么也没说。
“啊,雨停了。”幽谷看着窗外,“下完雨天气真好啊。”
六爻没有搭话,想着从哪一天,突然他们的关系就变了呢。

他是知道自己的症状的,那日无剑来时,给他不一样的体验,这才是他心中真正的主公。
女孩上山时三绝曾来找他,“你不担心吗?”
六爻笑的胸有成竹,“她不会有事的。”
但也是这个女孩,逼出了他似乎已经痊愈的〖人格分裂〗。他是知道自己的症状的,他甚至知道另一个自己对自己大哥的感情——他曾写在纸上,明显留给另一个自己。
幽谷对此毫不在意,还笑着劝他宽心,只剩三绝说一半的话就被拦住——“没事反正大哥他也…”
大哥犀利的眼神,三绝闭嘴的毫不犹豫,千丈满脸呆萌的抬头看着他们,没人理他,他便又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然后在某一天六爻早晨醒来才发现这个房间设置和自己房间不一样,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幽谷的房间。
而幽谷,他还睡在自己身边。完全无法说服自己这只是简单的兄弟同床,脖颈上暧昧的痕迹狠狠的刺激他。
幽谷就是这时醒来的,六爻看他醒来满是慌乱,幽谷看着他眼里明显的心虚,闭眼掩去失望,仍是笑着,“早。”
“早…”六爻有点慌,幽谷相对自然很多,拉了拉被子似乎打算继续睡。
“大哥我…”六爻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继续睡或者离开,不要干扰我睡觉。”幽谷回答,六爻可以想象大哥的表情,没敢说出反驳的话。
最终他还是回去了,可以说是逃回去,他感觉到幽谷看着他离开,没敢回头看,也就没看到他眼里的绝望。

六爻和幽谷没到清明节总是一起到山顶祭祀烧纸。至于三绝,他总是自己在山下自己搞,他时不时就搞这些,倒不显得清明有多重要了。而千丈,沉迷画作无法自拔,几乎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
雨后的空气很舒服,潮湿泥土的气息在空气中,两人找了片空地开始烧。
六爻看着幽谷拿出箜篌开始弹,也不言语,眼前美艳的男人低敛眉眼,眼神里满是悲伤与绝望。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幽谷,大雨也冲不掉粉色头发上殷红的血迹。
恍惚回神,六爻安静的看着冥纸烧净,回身看向幽谷,“回去吧。”
幽谷点点头,起身。
“大哥…”六爻还是忍不住一路上尴尬的氛围,“那个他,那个我,是怎样的?”
他无法接受现在他们关系渐渐疏远的情况,从什么时候开始幽谷不再笑着同他聊天,他现在宁愿去千丈那里寻安静也不愿来和自己聊天,虽知幽谷只是不想一个人,但习惯了亲密便不能再接受疏远。
幽谷摇了摇头,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但他仍然开口,“他大概是恨你,恨为什么〖主人格〗会是你。”
六爻沉默一下,“可是大哥…”
“他无法取代你就恨不得占取所有你喜欢的东西——得不到不能独占就毁掉——幼稚。”
幽谷打断的突然,六爻愣了一下,幽谷很少打断别人的话。
六爻愣了一下没有搭话,幽谷语气里的狠决他不是没有见过,初见时就是这样。
“大哥…我…”
“我一会儿去看看三绝。”幽谷开口,似乎又回到那个眼里满是悲伤脸上却带着笑的美艳少年。
“…嗯…”六爻一时不知道怎么应答,“好…那…那我就先回去…”
幽谷点点头没说什么,走上另一条路,抄近路去了三绝屋子。
三绝还在写诗,虽然晚上都是要烧的。
“大哥怎么来了。”三绝写好最后一笔,开口。
“来看看。”幽谷回答的有些高冷。
“跟二哥又没谈好吗?”三绝看到幽谷没说话,就接着说,“要我说你这样也没必要,他若是能爱你便总有一天能领会——若是心思不在这上,纵使再爱,爱于他也是无所谓,爱或不爱也没什么区别吧。”
“你这算是什么,结合自身经历?”
幽谷看了三绝一眼,三绝接收威胁信号却不愿岔开话题,“这里就咱们两个你何必呢,大哥…”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幽谷终于出声。
三绝倒是委屈了,“大哥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让我怼你然后你更狠的怼回来吗?”
幽谷笑了,“悟性不错。”
三绝也笑了,“没关系,你也就言语上欺压我——你的事还是你的事。”
幽谷没说话算是默认,看着三绝整理诗稿。
“三绝…”幽谷话没说出来就被敲门声打断。
来人甚至没等开门就推门进来,“无剑来了!”
“千丈你…”幽谷被突然的开门吓了一下,三绝则是冷静多了,或者说习惯了。
“无剑来做什么。”
“她说是清明节,来看望看望你们让你们不要太伤感。”千丈似乎也是被幽谷吓到,但是仍是先回答了三绝的问题,才发出自己的疑问,“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也是来关心一下三绝。”幽谷笑着,“既然是无剑,那还是迎接一下吧。”
三绝点点头,放好诗稿,一起走出去。
接着就是六爻决定复出跟随无剑的消息。
三绝下意识往幽谷看了一眼,幽谷没有什么表现,保持他面对无剑时一贯的温和的笑。
无剑留下住了一晚,第二天离开时也带走了六爻,准确的说,是六爻想要跟着。
千丈把人送下了山,对无剑还有点不舍,毕竟是神韵超过了所有他画的东西的存在。
三绝则是去看幽谷。
“你没去送她,她肯定要失望了。”三绝说。
“没关系。”幽谷回答,“失望而已,还没什么。”
三绝叹了口气,“要不是知道你心里还稀罕着无剑,我都担心你会不会直接杀了无剑。”
“我想过。”幽谷回答,看到三绝皱了皱眉,又笑开,“我想通了,就算我杀了无剑——不是我的终究回不来。”
“如果你把你眼神改一改还有点可信度。”三绝看着他,“你那眼神,分明和第一次来山上一模一样。”
幽谷愣了一下,却是笑了,“是吗,毕竟当年留下我的是他。”
千丈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看到三绝在大哥这里有些惊讶。
“大哥,这是二哥给你的。”千丈递上叠好的纸,“无剑说了,你们两个没去送她,下次她再来要你俩请吃酒。”
三绝点点头表示无所谓,拉过千丈的手腕,“大哥我们先走了。”
幽谷没说什么,三绝拉着还在懵的千丈离开。
纸条上字不多,大概是安慰他,让他在无名山好好生活。
〖我走了,也带他走了,希望你不要怪我带走了他〗
幽谷看完纸条随手仍开——他到最后还是不懂。
他连自己的爱都不知道——
幽谷想起他很久以前嘲笑三绝见过那么多女孩子最后栽在千丈身上,偏生千丈没感觉,三绝却一点也不担心,也没有焦急,“没关系,他总会感受到的,他自己对我的喜欢。”
六爻离开连自己喜欢幽谷都没有察觉,幽谷也不愿多做点破,他带着自己的不知名的心思离开。
幽谷依然在山上弹着箜篌,眼里仍是伪装出的柔情遮掩心底如死谭般的绝望。
他爱的人,爱他的人,最后还是,一个都没有在他身边。到最后还是,都离开了他。

。。。
应该不算虐文…大概…
感觉最近爻幽又冷了几分…
有错误请指正
感谢观看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