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葡拿〗暖阳街道

〖葡拿〗暖阳街道
〖甜点梦愿〗衍生
我不管 太甜了
葡拿没有故事全靠脑补
私心带巧咖tag
〖有个家伙吵吵闹闹的,所以买点甜点让他闭嘴〗

上午的咖啡厅总是没什么人的。
“欢迎光临。”提拉米苏清脆的声音传来,见到来人有些惊讶。
“葡式蛋挞先生竟然会来咖啡店呢。”提拉米苏小小的表达了自己的震惊,“请问需要点什么?”
葡式蛋挞简短的应下一声作为打招呼,看了会儿菜单,最终点好了蛋糕并要求打包,接着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待。
来换班的牛奶留在了前台位置,提拉米苏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坐在了葡式蛋挞对面,笑容可人,“葡式蛋挞先生,怎么会想起来来买蛋糕呢?”
“有个家伙吵吵闹闹的,所以买点甜点让他闭嘴。”葡式蛋挞回答。
提拉米苏有点意外的挑眉,“有个家伙?”
葡式蛋挞似乎没打算回答,倒是来送打包好的蛋糕的巧克力搭话,“拿破仑蛋糕?”
提拉米苏露出适当的惊讶,“你认识他?”
巧克力没回答,而是看向葡式蛋挞。
葡式蛋挞点点头,“是他。”
巧克力这才解释,“之前有个自称叫拿破仑蛋糕的男孩来问路,找葡式蛋挞。”
“然后你就跟他说了?”提拉米苏问,俨然搞事的语气。
“是啊。”巧克力回答的坦然,“为什么不呢,怎么可能拒绝这种小忙呢。”
“巧克力。”咖啡从后厨出来,“你的奶茶好了。”
“帮我拿过来吧。”巧克力回答,“你也一起来听故事吧。”
“我好像没说要讲。”葡式蛋挞皱眉,有些无奈。
但似乎没有人理会,提拉米苏甚至招呼牛奶,“牛奶有兴趣吗?”
牛奶对一切都没兴趣的样子,但还是走了过来。
除了出门送外卖的红茶,咖啡厅的所有人都围在葡式蛋挞身边听他讲故事。
葡式蛋挞放弃询问“你们不营业吗”这种话,顺了心意讲不知道多久以前的故事。

飨灵的寿命很难说长短,他也记不得上次与拿破仑蛋糕分开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个比他要矮的少年努力踮起脚尖轻轻吻在他的额头,“一切都是为了胜利,而我们会再见面的。”
他的爱人是不甘于平凡的。
那个时刻想着甜点的少年,确实是比自己还要年长,执着于胜利,为了胜利,他可以忍受任何事情。
因此,那个崇拜着科西嘉怪物并以此自称的少年,模仿其打扮,葡式蛋挞虽从不关心,但看他为了寻求胜利而兴致冲冲的样子总是不免担心。
而相对于爱人的活泼外向,葡式蛋挞更加内敛,或者说,他只是不乐意和人打交道,不乐意造成了不擅长不习惯,由此进一步促进不乐意。
习惯于冷面示人的葡式蛋挞遇见了见人总是温和的拿破仑蛋糕,仿佛命运一般的指引。
起因只是拿破仑蛋糕拿了葡式蛋挞的甜点,虽然留下了买甜点的钱,但这种行为让葡式蛋挞很是不爽。
但对这个留下纸条的人不满归不满,也奈何不了什么,看着留下的名字也找不到人啊。
真正相识是经由某一任御侍大人,在飨灵们自己的生活以外就是被御侍召唤,微微有一点自然熟的人某一日偷吃了新烤出来的小甜饼,对甜点的喜爱让那人露出满意的神色,葡式蛋挞刚好撞到偷吃全过程,正想出声却看到拿破仑蛋糕满足的笑脸,突然间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做出的甜点都是为了这一刻。
他最终没有出声选择离开,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特意为拿破仑蛋糕做一些甜品,两人关系亲近许多,被御侍大人发现还调侃一番,拿破仑蛋糕咬着蛋糕微微低下头,棕色微卷的头发没能挡住泛红的耳尖,葡式蛋挞则是被说的愣了一下,接着拿起蛋挞喂给御侍,堵住御侍大人的嘴。
他们从没有说爱情,飨灵的寿命太长,陪伴过许多人许多飨灵,也被许多人许多飨灵陪伴过,所谓日久生情本身便显得虚幻了许多。
这位御侍是被人暗算致死的。
拿破仑蛋糕骨子里的好战因子鼓动他嚷嚷着要去复仇,葡式蛋挞则拒绝了同去。
在他看来,对人类的事人类的世界还是不要投入过多——毕竟人的寿命有限,飨灵则会遇到不同的御侍。
终于在那个上午,冬日暖阳照在那条街道,拿破仑蛋糕离开了。
葡式蛋挞去送他时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均是沉默,在拿破仑蛋糕摆正他的帽子离开时,葡式蛋挞开口,“注意安全。”
拿破仑蛋糕有些意外的看着他,葡式蛋挞皱眉,出声解释,“虽然飨灵本质不会死但是毕竟再凝成…”
拿破仑蛋糕看着葡式蛋挞一脸不耐烦,又有些慌乱的解释,忍不住笑了。
他伸出手抱住了葡式蛋挞。
这个场景在葡式蛋挞记忆里过了不知道多少年,那年冬日里,阳光撒在少年身上,白色的帽子反光,怀里的是暖乎乎的温度——原来飨灵是有体温的。
最终拿破仑蛋糕离开了,挥了挥手迈着轻快的步伐背着他的枪,走向那条街尽头,融入阳光。

之后他们也有见面,葡式蛋挞曾经去大陆另一端的御侍处见到同样作为飨灵的拿破仑蛋糕,虽然不是同一个御侍,但仍是相处过。
只是随着御侍越来越少,人们逐渐忘记飨灵曾经陪过人类,越来越少的人知道飨灵,他们便再没见过了。
同样的飨灵也渐渐聚集,虽然这个过程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飨灵们形成了聚居区,无事勿扰,只有飨灵们的生活。
因此拿破仑蛋糕来找到了葡式蛋挞。
在这段感情中虽说是葡式蛋挞先开始的,但发展起来是拿破仑蛋糕主动的多。
毕竟性格如此,乐得其所。

巧克力正想说些什么,被门口风铃打断。
“欢迎光临。”提拉米苏以良好的职业素养开口,咖啡看了眼来人,抓着巧克力就离开,巧克力拉过抓着手腕的手改为两手相握,牛奶若有所思的闪开,提拉米苏带着笑离开,葡式蛋挞对于咖啡厅里这样的鸟兽散,没说什么,只是看向来人,“你怎么来了?”
拿破仑蛋糕没有落座,刚好停在阳光中,“看你出门太久就来看看。”
还是那个少年,同样在阳光中,葡式蛋挞起身,拿起打包好的蛋糕,“走吧。”
街道也不是原来的街道了,阳光似乎也不太一样,同样的白色帽子反射阳光,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温暖的味道。
葡式蛋挞看向身边的人,他说着早晨来时经历的事情,声音不小也不大,正刚好让人觉得热闹又不聒噪。
暖阳撒在街道上,撒在手中的蛋糕盒上,撒在并肩的两个人身上。

。。。
感觉…以后还是拿wps打字吧…便签里复制时候一个手抖删了前半部分文…难受,尽量补回来了,如果有不连贯麻烦指出……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