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笔卷〗〖哨向〗(初遇番外)

〖笔卷〗〖哨向〗(初遇番外)
我流哨向 私设…感觉哨向原设就很迷
设定身体接触可以构成简单精神链接〖前提是开放的精神状态〗
精神契合度高的话可以远程
〖向导精神网〗 一个在战斗中使用的措施,覆盖面由向导本人能力决定,覆盖处可感知处于网中哨兵精神状态
〖精神屏障〗 哨兵自卫时的屏障,一般在哨兵处于自身高度防御下启动
〖OOC属于我〗

千丈分配到这个院里将近一年了,作为新来的哨兵,年龄也小,长相也漂亮,受到了几乎全院的喜爱,也有向导来明里暗里表达爱意。
然而契合度没有达到太高。
新分配来的是向导,瞳孔有着很漂亮的颜色,刚参加任务,回来就被确立为首席向导。
有向导不服,约架什么的都输的心服口服。
千丈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看到的三绝。
向导也要上体训课,在训练场上三绝打败了所有他的对手,千丈看着他异于常人的眸子,突然有点跃跃欲试,翻身上了台子。三绝看到他还有点意外,开口,“诶,和哨兵打会不会显得我有点欺负人?”
“先试试。”千丈回答,同时提高自己的精神防御等级,以免向导造成精神攻击。
只是这个精神防御在三绝眼里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漂亮的人,无论男女,他都很有风度。当然,这个风度在日后面对幽谷即使漂亮的堪称绝世的容颜都很难保持。
所以三绝不太想用精神攻击这种直接粗暴的方式对待千丈,笑盈盈的躲开哨兵的攻击,哨兵相较于向导,力量方面强势太多,三绝探手攻击,千丈挡住,然而三绝抓住他的手腕,接触的一瞬间一阵头晕,那一刻仿佛栽入水里的窒息感。
等到千丈再恢复意识是在医务室,床尾目光所及之处是熟悉的医生。
“你说你怎么想的,跟三绝打一架也就算了,不知道要尽量减少直接接触向导吗。”仗着熟悉,医生数落道,“三绝的能力,接触你哪怕一下就足够压制你了。”
“我…”我不知道啊…
千丈想要反驳终是没出声,毕竟不想迎来更多的唠叨,医生看他有点委屈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了。
之后两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彼此见过,却从不缺少对方的消息。

千丈一直认为爱情这种东西和觉醒能力无关,和性别无关,除了荷尔蒙,和什么都没关系。
直到他亲眼见证自己的好友因为契合度认识了那个向导之后两人在一起,绑定结婚的事情,开始怀疑这件事。
千丈喜欢在训练场边缘的草坪上坐着看风景顺便画下来,这里人很少,千丈有时思考人生也选在这里。
在他思考觉醒能力与爱情的联系的时候突然听到脚踩在草坪上发出的声音,这里很安静,更适合哨兵发挥那强于常人的五感。
千丈立刻警觉起来,来人放出精神力来安抚,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差点溺死的那天。
千丈放下警惕,重新坐下,安静的等待三绝靠近。
三绝坐在了他身边,“在想什么,思考人生?”
“嗯。”千丈回答,在能力强大的向导面前说谎毫无意义,“在想爱情与觉醒方向,契合度的联系。”
三绝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种层次的问题,并在他心里留下深刻印象,哪怕日后千丈不再纠结于此,他还是放不下这个问题。
“怎么,你喜欢上一个哨兵?”三绝随口问。
“现在没有,没准将来有。”千丈真的认真回答,“爱情一定要在乎这些吗?”
“我也不知道。”三绝回复,话锋一转,“你才多大啊就想这些。”
“…”千丈立刻就不乐意了,“我不比你小很多吧,咱们是一年入的军部,生日大了不起吗?”
“我说的是心理年龄啊。”三绝摇头,“依我看你的心理年龄,也就十几岁小孩儿,以后可得找个宠你的,不管是向导哨兵,不过我感觉吧,很难找。”
“你管我!”千丈是真让气着,他真的是小孩毛病,最不喜欢别人说他小。
三绝无所谓的笑了笑,“好,我管你就我管你咯。”
千丈一时气结,三绝笑了,虽然他还不知道他这叫一语成箴。

千丈和三绝真正熟起来是因为任务,虽然仅有的几次会面都不太好,但是任务中还是分的清主次的。
那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时的实力,两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提升,千丈格外训练了对抗向导的强迫性链接,第一次打的那一架让他印象深刻。
只是那时候他还是年轻,经验能力还是不够,被对面向导强行攻击防御壁,精神力仿佛一针一针扎进脑子里,这才感觉当初三绝的攻击方法实在是太温和了。
三绝这时候抓住他的手腕。
下意识的排斥挣扎,三绝皱着眉头,他拉扯不住哨兵,即使他现在精神正受伤害,防不住天生优势。
三绝抱住了他,皱着眉挨住了哨兵的攻击,“乖,听话,别扑腾。”
简直就是在哄小孩,三绝小心一点的放出精神力,接受到了来自对面向导的攻击。
当年的三绝还没有现在这么厉害,他最强的方面是精神网足够大,集中于一个方向去很难控制。
躲开对面向导的攻击已经让他耗费太多心神,但又不能不管千丈不是,偏生千丈还防着他,在这种强烈应激防御反应下,三绝根本没办法完全和对面向导斗争,因为还要留意应激系统的反抗。
“相信我好吗?”三绝没办法,只能好声好气的劝着千丈,“相信我可以。”
千丈摇了摇头,不说话。
“…”三绝一时没话说,根本劝不动,他早就发现了,千丈从来不能完全相信向导,而且他确定不仅是自己第一次见面就给他那么一招的错。
“你别这样,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住的,那时候一样会暴露。”三绝劝导,只能拿任务来讲。
他们的任务是潜藏埋伏,至少目前是这样。
对面向导的攻击性精神力就是为了找出他们的位置,等千丈防御崩塌的时刻也就是千丈暴露的时刻。
千丈果然犹豫了,三绝再加诱导,“我可以的,为了任务也可以的。”
他不在让千丈相信他,这孩子对向导大概很难信任,从任务入手果然效果好很多,千丈强行压下防御体系,意外的觉得三绝没问题,事实证明,真的没问题。

任务结束一如既往的几天假期,两个人都是累坏了,睡了几乎一天,千丈起来一如往常去看风景,三绝再次坐在身边。
“谢谢。”千丈突然说。
“没关系。”三绝看着千丈没有多余表情的面庞,“为了任务嘛。”
千丈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莫名有些不开心,但他没说什么,沉默下来。
“可以跟我说说吗?”三绝问道,看到千丈转过来看他,“你和…某个向导的故事。”
千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摇头,“我只是…觉得…向导和哨兵本来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但现在发展来看,向导和哨兵似乎都可以独立生存,那么维护两者之间的平衡就没有了,哨兵离开向导也可以存活,向导离开哨兵也可以存活,或许活的不那么好,至少不是危机生命的存在。”
“那天我出任务,亲眼看到一个向导杀了他的哨兵,我能感觉出来他们的链接,我不明白…这个链接还有什么意义…”
三绝沉默了一会儿,“那你现在会怕我吗,或者说我是你害怕的那种向导吗?”
千丈看着他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愿意相信我吗?”三绝再次提起相信这个话题,千丈下意识咬住嘴唇。
“也许…大概可以吧…”千丈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神色有些模糊,小心翼翼。
“嗯。”三绝倒是笑了,看着对方绿色的瞳孔里映出自己的样子,“我不会骗你的。”

从三绝开始,千丈一边慢慢提高对向导攻击的抵抗力,一边渐渐接受向导在任务中的疏导,但绝对不会暴露精神图景。
院里的向导,只有三绝有幸见识过那个场景,却从未对别人提起,包括队医。
理由大概只有自己知道了。



自习课屈服于高数和C语言,于是开始填脑洞
这个系列终于结束了
脑洞慢慢填,不着急…
计划晚自习写完但是没写完,手速的忧伤
回宿舍组装了衣架犯了会儿花痴玩了会儿游戏,拖到现在…
拖延症晚期没救了
有什么问题欢迎评论指正,比如错别字什么的…
感谢观看❤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