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h21-

似乎是个博爱党…
偶尔产粮~

〖笔卷〗〖哨向〗

〖笔卷〗〖哨向〗
我流哨向 私设…感觉哨向原设就很迷
设定身体接触可以构成简单精神链接〖前提是开放的精神状态〗
精神契合度高的话可以远程
〖向导精神网〗 一个在战斗中使用的措施,覆盖面由向导本人能力决定,覆盖处可感知处于网中哨兵精神状态
〖精神屏障〗 哨兵自卫时的屏障,一般在哨兵处于自身高度防御下启动
〖OOC属于我〗

千丈有些幽怨的盯着终端,终端上显示着来自幽谷的消息。
只是一个新任务而已。
最近院长似乎认定了这对临时搭配,总是他们两个一组。
平心而论,他两个搭配确实是一种高效结合。
毕竟六爻自上次的心理阴影后就不出这种任务,多是搞策划后勤一类的,千丈当初是本院仅次于六爻的哨兵了,而幽谷,以他的性格和能力成为了院里除了三绝的最强向导。
毕竟三绝作为向导,向导的能力已经强的有些可怕了,在本院,根本不是平常向导可以比的。
这样的向导,院里是不支持绑定的。
契合度高的哨兵和向导可以进行精神绑定,那么对于这个人的任何反应都是身体行动高于理智的。
幸好三绝也没有遇到契合度高到可以直接绑定的人。
精神绑定对于契合度高的人来说是一种保障,更倾向于是在确认双方安全,对于契合度没有那么高的人来说,更像是一种承诺,一种…哪怕契合度最高的不是你也认定你的承诺。
幽谷也没有进行绑定,这是两个人商量出来的结果。
毕竟工作性质与社会背景,这种时刻要在意战场的情况,实在不适合绑定,尤其六爻还没有办法克服那样的心情。
那种对于别人的内疚,在没有向导疏导的情况下,给哨兵心里留下的不可忽视的深刻的印记,哪怕后来接受了向导的疏导与治疗,也没有办法把那样的裂痕完全抹平。
千丈对于任务还是很乖巧的,跟着哥哥去执行任务,不出意料的很好完成,近来主战场不在这些地方,三绝去的地方才是主战场。
但我方对于这个主战场更倾向于是拖延时间的战术,就冲千丈幽谷还在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主战场并没有被当成主战场。
但是三绝还是去了。
最强向导,可以铺开的是院里最大的精神网,很适合打游击的路子。

三绝趴在书案前突然惊醒,陌生的哨兵踏入防御区,紧急通知各个片区注意,三绝开始动用他的精神力。
在执行任务时候他向来浅眠,可能也是习惯了倒是不觉得多累,后来甚至在生活中也时不时就成了这样的状态。
平淡的偷袭,平淡的反击,在要追击时候急下令撤回,让敌方很难受。
对面也知道有这个三绝,很难做出些什么。
而在其他战场传来的消息去让这里坐立难安,想要撤走去又被逼回来,不得不留下。
这场战事不出预料的胜利,但大家都知道,这只是绵绵战火中的一部分,三绝回到基地,做了任务报告,回到住处,长久的高戒备状态绕是三绝也觉得有些累,更何况在基地这样的地方,下意识觉得这里是那么安全,越是这样想,疲惫感越明显,回到自己住处就睡过去了,完全不知道幽谷什么时候进来的。
三绝起来时候就看到幽谷和善的看着他微笑,三绝看他看了一会儿,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幽谷毫不在意的拉了拉衣服挡住吻痕。
三绝一时体会到“无话可说”,便不理会不请自来的幽谷,拉开衣柜换衣服。
“三绝。”幽谷终于开口,三绝应下一声,毫不避讳的脱下了衣服。
“这些天真是难为你了。”幽谷轻声开口。
“还好还好。”三绝并不回避。
“去了战场也还在想着这里…”幽谷话没说完,三绝有些惊讶的转头过来,“千丈真的看见了?”
“……”幽谷仍是温和的模样,“当然没有,但他问了。”
“早就跟你说了不要瞒着千丈,你会后悔,你不听。”三绝换好衣服心情大好。
千丈在这种情感问题上的迷之迟钝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幽谷指了指脖子上渐淡的痕迹,“他问这个了。”
三绝点点头,“倒像是他会问出来的。”
“要不是你让他来六爻那里寻我,怎么会有这等事。”幽谷再次用衣物挡住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印记。
“他总要知道的,毕竟你俩现在在院长那里就是固定搭档了。”三绝坐在幽谷对面,两人一副长谈的样子。
幽谷沉默,三绝接着说,“虽说本院不允许恋爱影响任务啊什么的,但毕竟你们两个的契合度摆在那里,有什么不能说的,和院长申请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但我们又不能绑定。”幽谷低下头轻声说。
三绝抿嘴,沉默一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俩现在这样,是因为契合度而单纯的吸引,还是真的是爱情。”
幽谷摇了摇头,“怎样都无所谓,他现在在我身边就好。”
三绝看着他,“连自己的感情也没办法确定吗?”
“是啊。”幽谷点点头,继而又是柔和的笑颜,“但我知道我想和他在一起不就够了。”
虽然他不敢苟同这样的爱情观,但毕竟他没有经历过那样契合度吸引的感受,也不好做什么评价。
短暂的沉默,三绝的终端响起信息的提示音。
三绝看了眼幽谷,幽谷示意他看,三绝看着终端上的消息,又抬眼看向幽谷,笑着给他展示终端上的内容。
是六爻的信息。
“他终端落在这里了,他有任务消息。”
三绝很有兴致的送幽谷出门,在门口正好看到千丈满眼的不情愿面上却没有表现的往任务接领处走。
三绝真的很喜欢这个弟弟,从他本身来讲他是不希望千丈去和幽谷搭档,他大概知道幽谷这个人是个什么样子,说实话作为向导甚至有点危险,他是很担心千丈被他影响的。
“千丈。”于是他叫了他。
“三绝?你回来了啊!”千丈有些惊讶的看过来。
我回来了。
三绝心想着却没有说出来,歪头看着千丈走近。
“三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千丈问到。
果然绕不过这个问题。
“今天回来的。”三绝回答着,向导利用他的能力,开始干扰哨兵的思想,暗示他放弃这个话题。
“啊,那…”千丈皱眉,他突然忘记了自己要问什么,茫然的看着三绝。
“乖,你现在该去接领任务了。”
向导轻声说着,似乎近在耳边的声音,又似乎离的有点远。
千丈点点头,乖巧的离开。
“为什么不让他问了?”幽谷轻声问。
“哦,天呐,幽谷!”三绝显然被吓到,“别这样好吗,有点吓人呢。”
“不做亏心事…”
“你也看到了,我刚做完。”三绝打断幽谷的话,“你接个任务这么快的吗?”
“毕竟走流程多了也就习惯了。”幽谷回答,又问,“为什么不让他接着问?”
“你知道为什么的。”三绝回答,“也许你感觉更强一些。”
“并不是。”幽谷笑笑,“你知道的,他能想到我不想说什么。”
三绝无言,这该死的契合度。
“可是哦,我和六爻可是当情侣来看的呢……”幽谷悠然开口,话没说完就被打断,“情侣这个字眼从你这里说出来真是别扭。”
“随便,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幽谷没有和三绝纠缠这个问题,他知道他懂。
“我不知道。”三绝回答。
幽谷难得皱眉,“你可真是奇怪啊。”
“你能跟我承认你喜欢千丈,让你认可千丈喜欢你就那么难吗?”
“……”三绝没有回答,只是转移了话题,“你不用为任务准备吗?”
承认喜欢很简单,但是千丈他不一样,千丈带着不属于这里甚至不属于这个年代的单纯,当他看着他的眼睛,眼神里的清明,不忍直视,字面意义的不忍。
千丈对三绝是极好的,每次三绝出任务回来总是会有来自千丈的问候,千丈也确实能给人一种治愈似的感觉,明明他是个哨兵,是需要三绝给予他治愈。
然而渐渐三绝发现这样下去似乎又不太好。
毕竟他们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着的,他们是战士,随时会牺牲。
每次千丈在他回来后跟他聊天讨论,气氛安好,圣火曾经开玩笑说他们好像一对儿老夫老妻,三绝当时就笑了,千丈先是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一开始他没把这个当回事,只怪那种氛围,时间久了,总是让人怀念,尤其是他们时不时的出一下那样危险的任务。
三绝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陷于这样的情况,也没有和任何人聊过。
幽谷是第一个发现这个情况的,不可否认,幽谷实在是一个优秀的向导,或许不仅限于此,在向导以外的能力中,他似乎对于三绝有着迷之兴趣,观察并认知到他的感情,幽谷似乎很喜欢这么干。
幽谷认定他是喜欢千丈,这没什么,他甚至认可千丈对他也是喜欢,但是万万不想从千丈嘴里说出来。
喜欢和承认是两码事,虽然千丈足够迟钝无法明确认知,但是他的一言一行无不诉说表达着。

千丈在任务中受伤了,昏迷不醒的那种。
前线战事不能拖,三绝被紧急召集来疏导千丈,这位能力强大到一定地步的向导手掌附上哨兵的额头,精神力受到哨兵精神屏障的防御,还有一种他不知道的向导精神力,他能感觉到千丈的精神在这股力量前几乎没有抵抗力。
皱眉,说实话这不应该,凭千丈的能力,即使受伤导致精神震荡,也不应该这么脆弱,何况还有幽谷在,竟然开始防御三绝的精神力。
找到幽谷时候他刚和六爻通话结束,幽谷看过来,仍是那个带笑的眸子。
“千丈防御了我的精神力。”三绝直接说。
“嗯,当初他也是这样对我的。”幽谷毫不意外,“我申请让你来是以为你或许可以的,以你的能力,赢过契合度。”
三绝微微皱眉,却似乎并不意外,长叹一声,原本就漂亮的眼睛也染上一点忧郁,“没什么能战胜契合度的,这是本能啊,你看当初六爻我也没能解决。”
“不,不一样的。”幽谷摇头,“契合度高低还是差一点的。”
“我和千丈的契合度还不及你和千丈呢。”三绝耸肩,他就是这样,和谁的契合度都不高,偏偏有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跨过所谓法则。
“如果你都没办法,那谁也救不了千丈了。”幽谷平淡的叙述这,“你愿意看着这件事发生吗?”
“当然不愿意…可是又不是我不愿意就…”三绝停顿一下,“我去陪着他吧。”
幽谷点点头,正要离开,三绝又叫住他。
“院里说,如果有必要,会加派六爻来,让你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幽谷回头问他,一眉一眼一笑一颦,万种风情。
可惜三绝神色严肃,丝毫不被魅惑。
“如果让他来,那就是不可避免要上战场,需要你做相应的疏导辅佐。”
“这次行动,已经到了不惜任何代价的地步了。”
幽谷听到有些愣,“为什么…”
三绝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们都不想这样对吗?”
幽谷没有回答,离开。

三绝接到终端消息时候刚闭眼休息,终端那头提醒千丈终于醒了。
三绝进门,刚出现在千丈视野,千丈眨了眨眼,动了动手指,开口声音稍微有点哑,“三…三绝…”
三绝握住他的手。
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泛白,却是很有力量的反握住。
“嗯,我在这里。”三绝轻声答应,“你回来了。”
“嗯……”千丈皱眉,再次闭上眼睛,手上用力更加明显,哨兵生来强大的力量让三绝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但没有把手抽出来,放出精神力。
果然,这该死的契合度。
这句话他说过很多次,大多数是不满于幽谷和六爻而随口开的玩笑,只有此时是真的有些厌恶这个契合度。
对面阵营的向导借由这契合度,强势的掌握了哨兵的精神,三绝加强了精神力强度,被哨兵的防御体系震的脑袋疼,即使如此还是握住那个抓的自己生疼的手。
向导借由契合度达成和哨兵的精神链接,再加强攻击性精神力,可以对哨兵精神造成无法预计的伤害,严重的可能就此摧毁一个哨兵。
只要有一个疏忽,一个不经意,他就可以进入精神图景的…
千丈的精神图景里,茫然的往前走,越往前仿佛越茫然,虚弱到站不起来,但无意识的往前走着,前方是那样的有吸引力。
接着是隐隐约约熟悉的精神力,这又是谁…明明是那么熟悉的感受,却想不起来是哪里…
隐隐约约,时有时无…
接着那个精神力越来越接近,仍然是无意识的,他停了下来,伸出胳膊,仿佛要拥抱。

距离那场损失惨重但最终胜利的战事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千丈自那日清醒之后,幽谷顺着精神力找出那个一直影响着千丈的向导,成功以此为突破口赢得这场胜利,然后幽谷陪千丈先行回去,三绝则留下处理后续事情。
幽谷一个月都在陪着千丈,六爻偶尔来看看。
真正意义上的陪着,就是那种离开不超过二十分钟,不超过二十米的那种。
千丈对此没有同意没有反对,没有评价也很少说话。
幽谷比较担心他再也有什么心理上的障碍,每天给三绝发消息,主题思想就是告诉他尽快回来。
当三绝回来看到千丈时候还有点恍惚,朝他伸出手,千丈乖巧的握住,借由身体接触的链接。
“你…”三绝看向幽谷正要说什么,幽谷打断他,“你知道的,他不让我进图景的。”
“……”三绝一时无言,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这里交给我吧。”
幽谷点点头,“你自己看着办。”
三绝握着千丈的手,试探性的放出精神力,和之前一样的过程,千丈突然开口。
“契合度这种东西…到底是有什么意义?”
“…”三绝回答不上来,按照队医的说法,因为三绝自己本身的能力,估计是不可能有契合度高的人出现的,无法理解千丈的感受。
“我看六爻哥和幽谷,以为我以后也会找到契合度高的人…”
“会找到的。”三绝打断千丈的话,“没关系的,这只是一个意外。”
千丈抱住三绝,“我宁愿不要。”
“…”三绝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千丈的肩膀,“好,那就不要。”
“有了契合度,精神绑定有什么意义呢…”千丈轻声问,仿佛要哭出来。
“精神绑定是有一定自主性的,契合度是本能性质的…”三绝解释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千丈没有说话,却忘记了他们现在是精神链接状态,他在想什么,三绝都知道。
“作为在这里的军人,每个人都不应该做绑定的,会降低任务分配的。”三绝回答着他听到的话,“你看幽谷和六爻一样没有绑定。”
道理他都懂,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
“但我答应你,等咱们都退役了,我跟你绑定。”三绝笑了,“我答应你。”
千丈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有点害羞,气氛过于暧昧,只是他一闪而过的念头,如果要找那么个人绑定,三绝最好了。
幽谷对于他们纯情的告白笑着靠在六爻身上,六爻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接着被手指勾过下巴,“你呢,要不要和我绑定?”
“等你退役。”六爻答应下来,“我已经要退役了。”
幽谷笑了,他常笑,虽然总是笑的有点疏远而客气,但面对六爻,笑容显得那么美好。

精神绑定的好处,千丈打着哈欠从卧室走出来,来自精神链接里的提醒,让他吃早饭。
退役后三绝去了企业工作,朝九晚五,千丈在楼下,和幽谷合资,两个人一起开了个咖啡店,六爻则是去考了教师资格证,当了老师。
过惯了那种每天精神紧张的生活刚开始不算太习惯,生活了一阵子之后才发现其实,只要身边有着那个人,怎样的生活都可以很开心。
因为这开心就来自于他。
。。。
感谢观看

感觉自己拖延症晚期了,这篇,真的脱了好久,在手机便签里丢着…
算是上一篇一个小的后续之类的,虽然好像比上一篇长一点吧…

评论(6)

热度(17)